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缇可同人】三千世界

无节操无下限游戏向,放飞自我,尽力挖掘原作所有可能,cp大乱斗,一切为了搞事。
和阿七携手联文, @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 ,基本上糖属于她刀属于我,读者板砖我俩一起扛。


程序运行中……
角色创建完毕。
场景创建完毕。
世界观创建完毕。
检测到目标生命体,启动初始轮回。

冬.北真天

衣着干练的女人拉开窗帘,阳光混合着树木气息扑到房间里:“天天,起床了,再不起就迟到了。”
床上裹成一团的棉被挣扎了几下,露出毛绒绒的脑袋,阳光跳过床铺跃至乱糟糟的棕毛上,轻巧地在绕着发梢打了几个滚,为它染了一层明媚的暖黄色。
女人扣好窗帘扣,回头正看见孩子慢吞吞地从被窝中爬出来,不禁摇头失笑,揉了把儿子的头发,柔声道:“衣服穿好,出来吃早饭。”
孩子点点头,睡眼惺忪的穿上外出的衣服,摸索着扣上衣扣子的手突然一顿,低头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歪了歪脑袋,缓缓打了一个呵欠,看似淡然实则懵逼地移开目光,继续穿衣服。
原来是在做梦啊。
然而下一刻炸响在他脑海中的声音就彻底击碎了他的判定——
【叮!游戏《三千世界》系统开启!玩家是否要察看游戏设定?】
……什么玩意??
因为前几年(糟糕)的经历,孩子在第一时间恢复了清醒,困倦与茫然从他眼中尽数褪散,他抬起头左右打量这间小小的卧室,眉宇之间满是警觉。
蝉鸣瞬静,尘埃刹止,专属夏季的燥热突地撤离了房间,与此同时袭入房间的是一阵彻骨的冷寂,这让还穿着几件薄衣的孩子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半透明的两个条状选项突然浮现半空:是(推荐)否(你会后悔的)
纵是已经连续几年见过一群怪力乱神的孩子也一时失去了思维能力,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目光在两个选项间交换跳跃着,半晌,才抬起手按上了“是”。
光屏收起,先前那道炸响在他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声音颇为奇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说像是毫无感情的机械音,可当你定神细听时却又能从中听出万般柔和。
【玩家大人早上好!本游戏《三千世界》是一款集冒险,解密,恋爱于一身的大型虚拟游戏,包含多条命运线,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局。】
【背景介绍:天地初开,世分三界,灵界,人界,魔界。数千年前灵界大皇子携龙图大闹玄天都,浩劫后昆仑族人与三位灵界长老带龙图远走,立誓再不回归。】
【数千年后昆仑灵脉枯竭,王子缇可违誓带龙图返回地球,故事就此开始……】
“游戏?”孩子想了想,“难道是师父寄过来的那张光盘?”
【正确!本游戏上一个玩家就是二皇子。】
孩子笑道:“师父想和我比赛吗,我可不会输!”
【友情提示,二皇子第七轮回宣布放弃。】
孩子抓抓后脑勺,看起来有些困惑。
“呃……可这背景就是前几年我的经历啊。”
【系统提醒玩家,本游戏源自现实,但不完全符合现实,要小心每一个选择。】
【祝你好运,龙图主人。】

夏天,龙图第二任主人,在十七岁生日当天收到师父轩辕昊寄来的游戏光碟,打开后直接陷入游戏里。
坑爹的是,这游戏极其逼真。

“山城大桥通车,市委领导莅临剪彩……”
“西山温泉度假村即将投入营业……”
小区公告栏前,中年男人凝神看着被公示的各条消息,一连串公示不时被他低声读出,旁边的小男孩正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女人的声音突然把他的大半神智拉回了现实——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看报纸!再磨蹭几下便宜都要被人抢光了!”
被打断思路的男人约是觉得自己理亏,好脾气地任女人说了几句,在听到女人满意地喊了句“儿子,开路”后才抬起头,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看来不到天黑是到不了家喽……”
那小男孩本来还在迷茫于周身环境中,突然被女人牵住手向前拉了几步,这才彻底回过神,认清了自己的处境。
半透明的光屏刷地弹射到他眼前,银色龙纹在底面浮动,其粗犷之态无形中给人以精神上的压迫感,无数陌生字符在光屏上穿流而过,最终定格成数行短小词句,看起来有些像是……选项?
【系统提示玩家,请选择面板语言:一、昆仑语;二、上古文字;三、龙文;四、人族文字;五、其他。】
身边的人似是都没有听到这道提示音,孩子左右惊诧地环顾了一阵后才又恍然大悟。
这本来就是个游戏,只有玩家能听到提示音,要是游戏中的NPC也能听到这声音就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嘴唇微微动了动,无声地吐出了一个“四”。
光屏上流光一闪,字符快速融合汇成一个黑球后又立刻分散化成一个个端正俊逸的楷体小字,从左到右依次列着:玩家现状,人物好感,外出,副本,包裹,商店,游戏论坛。
孩子定定地看着这一切,想要好好查看这个系统面板却又碍于父母在场,只能再次无声地命令系统撤下光屏。
他原来只当这是师父寄来的普通游戏,哪曾想这游戏会是……逼真至此,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时空回到了久远的过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初系统曾经说过这个游戏取材于他当年的经历,那么……
他下意识地抬头望向远空。
时已黄昏,日落西沉,余阳铺映在云海之上,将整片天空渲染成一片温暖动人的橘红色。一架航机撞破晚霞从云雾中飞出,投映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倒影伴随着水波微动不断扭曲变化着身形。
这本是一副随处可见的平常风景,但那突然绽开在半空之中的一星闪光却为它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只是那闪光离地面太远,又现身于一片鲜艳壮观的火烧云中,站在地上的人猛一看倒也看不出什么,只能任由那本该惹出无数骚动的闪光一瞬划过。
但那小男孩的眼中却分明亮起了一道微光。
看到了自己想看的景象,男孩也不再追寻于闪光的去向,他约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不由得向上弯了弯,这么一看倒也像是个和父母一起高高兴兴出去玩的小孩子。
——反正是游戏,不如好好玩一下好了。
女人没有察觉到他的心理活动,兴冲冲地带着家人赶到了山城百货公司,在抬头看见“周年庆”、“50%起”、“折上折”、“大抽奖”等字眼时脸上的兴奋更甚,几乎可以说是迫不及待地拉着孩子冲向了服装区,只留下后面的男人无奈地清点着这个月的工资,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孩子他妈买得高兴。
很快消费达5336元,成功拿到参加百货公司年终抽大奖宣传活动的名额,女人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转盘的一等奖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家儿子在看到八等奖时若有所思的神情。
光屏此时再次弹出,时间静止。

【请问玩家选择谁去抽奖?】
一、爸爸
二、妈妈
三、自己

夏天对自己的运气有着迷之自信:欧洲常驻民!然而这次抽奖关系重大,依照过去的经验……他动动唇,无声中带着某种坚定,选中了那个选项——
“二。”
时间重新流逝,被自家老公和儿子一齐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的女人感觉压力有些大,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紧张不安,怀揣着一种“说出来你也无法领悟的只属于欧洲人的”自信,上前将手按在轮盘上,然后猛一发力,拉动了那个寄托着他们一家希望的轮子。
吱呀声响起,各色方块绕着灰色的箭头飞速转动起来,大约五六圈之后,轮盘转动的速度慢了下来,全家人紧张地定着光点,心中不断念叨着自己期望箭头指向的位置。
轮盘转到二等奖那里似乎要停下来,女人屏住呼吸,死死地盯住轮盘,虽然没有发出丝毫响动,心中却在不停大喊:“过,过,过!”
仿佛听见了女人的心声,箭头缓慢地擦过了二等奖,颤颤巍巍地停在了一等奖的格子上。
女人盯着转盘看了半刻,长长吐出了一口气,惊喜地叫了一声后紧紧地抱住了男人,却没有注意到孩子微皱的眉头。
不对,再等等……
似是听到了他的不满,微风的风力突然加大几分,本该固定在一等奖的轮盘在风力的作用下又向前挪了两步,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八等奖的格子上。
“恭喜你们拿到了八——等奖!!”
“……”
不同于家长们那样心情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在从语调夸张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笔记本时夏天甚至还露出微笑向对方道了句谢,虽并没有明说自己的心情如何,但旁人都能感受到自他身上由内而外散发的愉悦感。
家长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也只能感叹小孩子就是好满足,带着满心的惆怅失意回了家。
好在家长们本身也是安天乐命的人,在看见儿子拿到笔记本这么开心后,他们也逐渐调整了心情,不再为失之交臂的一等奖惋惜不已。
总归,只要自家孩子高兴不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吗?

【请问玩家选择如何处置这本笔记本?】
一、先写名字
二、先写日记
三、先画hello kitty

为什么会有hello Kitty啊喂!
虽然夏少侠很有几分跃跃欲试,但考虑到即将到来的昆仑搭档和寄居龙图内的轩辕鸿——依照他现在在游戏里的的实力,肯定没法承下这两人同时发飙的后果,只能叹口气、满怀不甘地放弃这个选项。
抬手戳了戳选项一,而后提笔流利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还没来得及欣赏签名,眼角就瞥到一个熟悉的蓝色头盔正飞速向自己冲来,在被玩具娃娃一头撞飞倒地后夏天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当初他在签完龙图后也是这样被这个玩具娃娃直接撞飞落地的。
——早知道就不坐窗前了!
——还有当年缇可用的力有这么大吗……
在脑子里最后闪过一个奇奇怪怪的念头后,夏少侠终于眼前一黑,任着意识坠入无边的黑暗中。
而就在他昏迷后,原先还在安静躺在桌上的笔记本突地绽出清光,缓缓自桌上升起,数张纸页从书中飞窜而出,绕着笔记本形成了一个镂空的圆柱体。五色祥云团团围住这个柱体,使人看不见一丝里面的景象,待到云雾散尽,高大的柱体已自行缩化变身为一卷书简,随着书页的不断倒卷吞吐着光辉,待到书简回收完毕,其空白的一面恰好对着夏天。耀眼金光自空白封面中激散而出,在孩子脖颈处凝为一个小小的柱形物件,红底黑面,其上正镌刻着夏天的签名。
缇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好半天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眯着眼睛看向倒地昏迷不醒的孩子,心底的火气一点一点地翻涌上来,直到愤怒完全吞没了他那一贯备受称誉的理智后,他终于忍无可忍飞上前来,直接揪起孩子的衣领,彻底丢弃了那些所谓的礼节打起了耳光——
“喂——你给我醒醒!!”

“欢迎你,唤醒龙图的人。”
这声音听起来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很低沉,不动声色间就能给人一种心灵上的压迫感。
夏天:“……”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是个游戏,自己实力又不够,他挺想现在就把轩辕鸿这家伙从龙图里揪出来打一顿的。当年这厮充当神棍把他骗得一愣一愣的,几乎是下意识地相信“龙图大叔”说的每一句话,然而……
只能说最终之战他揍某个混蛋揍得挺爽的。
见夏天一脸空白不声不响,轩辕鸿姑且认为这孩子是无法接受眼前奇景,略一思索后决定按照原计划继续把台词念完,至于其余话,现在明显不到时候。
“你是龙图的新主人,而我是帮助你的人。”
“龙图一旦觉醒,二十四节气守护灵的力量也将依次解放,只有龙图的主人,才能收服他们。”
在他说完这段话后,巨型太极图突地展现在夏天脚下,璀璨金光自符文之间溢出,光色流动间便能勾人心魄。孩子的意识逐渐消融在光流之中,他晃了晃身体,而后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徒留下四个字在虚空中不断回荡——
“收服他们……”
待到孩子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在万千漂浮闪烁的灵点之间,一个成年男人的身影隐约现出,他望向孩子消失的地方,眼中划过一道诡谲的光,似是赞同般地点了点头,嘴角微不可察地流露出一丝笑意。
“对,收服他们……”

发表于2017-04-02.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