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用一个浪漫的说法吧,文字指引我们的灵魂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缇可】三千世界



无节操无下限游戏向,放飞自我,尽力挖掘原作所有可能,cp大乱斗,一切为了搞事。
和阿七携手联文,@阿七(糖尿病晚期患者),基本上糖属于她刀属于我,读者板砖我俩一起扛。





大清早被光屏糊一脸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获得冬季副本线索x1】
哈?什么隐藏线索?
龙图主人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为了使自己看上去更显眼灼目的光屏几乎直接贴在他鼻尖上(大概和它挂在外面亮了一晚上都没人回应有关),应激反应下夏天抬起手向它挥去——
刚好拍在“×”上。
视野骤然恢复正常。
wtf???
在发现询问系统对方也不会给自己任何有效的回复后,夏少侠很快把这件事丢到了角落里,下床穿衣洗漱,临走前把“玩具娃娃”往床里边塞了塞。
——反正再怎么样也就是个gameover嘛。
他如此乐观地想着,在看到昆仑娃娃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萎靡状时又想到当年外星王子初来地球时的种种不适应,左右实在放心不下,他把人推醒,嘱咐了一句:“我去上学了,爸妈要上班,晚上才回来,你饿了就拿桌上的面包。”
缇可半睁的眼睛里写着“?”
夏天差点脱口而出“你问完美二号吧”,又想到自己现在不该知道这么多,纠结一会儿把被子往缇可头上一盖,上学去也。
【缇可:好感-1】
夏天:…………
回忆里窜过白发友人包容稳重的形象,夏少侠终于开始怀疑是他是假的还是这个缇可是个假的。
——他当初好感有这么难刷吗?!



多亏系统免费提供的闹钟业务,夏天冲到学校的时候还早,踏进教室正看到后座的符海鹏写完一篇字。
未来的咒术大师此时还年幼,肤色白净,眉间初露聪慧的影儿,清亮的眼珠一转,定在冒冒失失的竹马身上。
头上飘着个【智商碾压】头衔,方方正正澄黄耀眼,在一群【普通的同学甲乙丙丁】中简直是大写的优秀。
“天天,今天怎么这么早?”
“我......”夏天看着【智商碾压】只想吐槽,张口就是一串喷嚏,不得不捂着口鼻侧过脸去,眼角代替吐槽大幅度地抽动着。符海鹏只当不省心的竹马昨晚又玩过头,递几张纸巾过去,顺便问了句:“数学作业做完没?”
会心一击:“没......”
符海鹏眉梢微扬,不知想表达“果然如此”还是“真拿你没办法”抑或两者兼有之:“算你运气好,刚接到消息,我们班换数学老师了,不用交作业。”
“真的?”夏天高兴了一秒,突然想起这时候换的老师是谁,瞬间冷静:确实不用交作业,但是要考试。
于是这冷静中甚至还带了丝哀莫过于心死的悲怆。
......算了,四年级数学而已,应该不难。
朋友没留意他那一闪而过的古怪,只是转而凝视着他的侧脸,眉头微微皱起来,声音中带了些显而易见的关心:“你脸怎么回事?昨晚摔了?”
夏天摸了摸脸上的创可贴,傻笑着糊弄过去。
不多时上课铃响,新数学老师推门进来,头顶大字【冬至.玄武】,西装革履,镜片下目光冷凝,无形中一股威压随着寒风穿堂,夏天顶着这股威压往窗台上结霜的绿植看了一眼,感叹当年的迟钝。
【韩冷:好感-1】
???
夏天懵逼的把目光从绿植转到韩冷脸上。
韩冷抱着卷子和他沉沉对视。
三秒后夏天认怂,低头。
【韩冷:好感-2】
???????!
如果是刚才减掉的一点好感度只是莫名其妙,又扣掉的两点简直是怀疑人生,夏天压下抬头的冲动,无声询问系统缘由。
【系统提示:龙图择主。】
夏天接过前桌递来的卷子,为这不算回答的回答皱紧了眉头。
07年四年级的试卷着实简单,几笔刷完就没事做了,打着检查的幌子,夏天咬着笔头捋起思路,连韩冷在他身边停留了一阵儿都没反应:反正也就是看脖子上挂的龙图而已。
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系统提醒这夏天这是个游戏,但一关闭光屏,极其真实的场景不断蒙蔽着感官,仿佛真的回到了十岁的冬季。
事隔多年,夏天对当时的经历只能记个大概,不至全忘,但总有些模糊。
要是未来的鹏鹏也在就好了。
他趴在桌上郁闷得直叹气,后背突然被铅笔怼了一下:“干什么呢,快做题。”
夏少侠立马坐直。


收完卷,粉色头发的小姑娘离开座位走到夏天面前,拧眉看了会儿,道:“淘气包,又去爬树了?”
实际已经快成年的龙图主人看了眼她头顶的【女娲族人.未觉醒】,吭哧了一下,才有些弱弱地回应了一句:“没……”
“谁信啊。”露露大班长横他一眼,却没什么杀伤力,四年级的小女孩儿,声音脆生生的,眼睛大而明亮,带着些喜人的娇气,“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别整天上窜下跳的。”
多年未见青梅这模样,夏天差点笑出声,想起青梅小时候的脾气赶紧压住嘴角,点了点头。
白露微微睁大眼睛直直盯着他,直到他绷不住乖巧脸连连往后退:“怎……怎么了露露?”
“没什么,你开窍了就好。”大班长摇摇头走回自己座位,不忘丢下一句,“好好学习。”
【白露:好感+1】
这边白露刚走,背后符海鹏就凑上来:“真难得,大班长居然没有唠叨你。”
“露露本来就这脾气,不顶嘴就没事。”好歹多了几年的经历,夏天淡定许多,翻出游戏机自顾自玩起来。
符海鹏挑眉:“还玩,刚才考得怎么样?”
夏天头也不抬:“没问题。”高二做四年级数学都不及格真的要一死以谢韩老师。
惊讶于小伙伴的异常,符海鹏伸手按他额头,担忧之色溢于言表:“该不会发烧了吧?咦,还真是,昨晚干嘛去了?”
在“拯救世界”和“收集守护灵”之间犹豫了两秒,夏天偏头,避重就轻而又十分诚恳地回道:“抓绵羊。”
符海鹏:“……要不要去医务室。”
“我可没开玩笑。”小男生笑眯眯,乌黑清亮的眼珠轻轻转了下,“晚上来我家,我告诉你。”
【符海鹏:好感+3】
夏天微愣,凝神看了符海鹏好一会儿,直盯得对方莫名其妙:“怎么了天天?”
“没什么……”
也对,露露鹏鹏和自己一起长大,好感加得快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这儿,夏天顺手召出光屏,往下拉———————
人物好感:
缇可:-26
轩辕鸿:45
飞廉:10
符海鹏:85
韩冷:12
白露:60
除了两个童年玩伴,其他人的好感堪称一夜回到解放前。
心塞。
系统突然发声。
【系统说明:好感度根据真实世界人物性格判定,可攻略人物好感度超过一百自动达成cp,超出部分为爱慕值;不可攻略人物好感度超过一百自动达成知交,超出部分转为欣赏值。】
他凝视着那两个字母陷入沉思。
“cp是什么?”
“情侣。”
……
……
……
夏天一头撞在桌上。



打击如此残酷,导致在被叫到办公室时夏少侠仍旧魂飞天外。冬至守护灵食指轻敲桌面,修改完的卷子上一个大大的“89”,声音依然很冷:“夏天同学,你的成绩和上一次相比进步得很快啊。”
夏天无精打采:“鹏鹏一直帮我补课……”
结合老师们对符海鹏的评价,韩冷嗯了一声,算是接受了这个解释。又注意到龙图主人明显的恍惚,他皱眉道:“怎么了?头疼?”
孩童苦笑——的确是苦笑——用手捂着脸,近乎叹息。
什么《三千世界》!什么拯救众生!这就是个恋爱游戏啊!!!!
他关于恋爱游戏的印象不算空白,但也仅仅在白露那儿看过一眼,被塞了不少常识,逼着选了几个选项。
然后光速GG。
黑屏后弹出一张cg:秋风瑟瑟,男主怀抱枯萎的玫瑰,望着女主角渐行渐远……
白露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女娲补天用的材料——或许比那个低级得多。
已经可以预见前途如何的昏暗无光,夏天只想静静。
韩冷眼神几度变化,不知想起了什么,他也轻轻叹了一声,将卷子递给夏天,眼中终于带上了几分温度:“回去休息吧,你才多大,没什么好担心的。”
【韩冷:好感+2】
不知为何,韩冷感觉夏天抬头时眼神更绝望了。



发表于2018-05-31.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