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缇可同人】替换世界中心



当玛丽苏们为了攻略《缇可》中的一众男神而穿越,当男主被玛丽苏顶替,发现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符海鹏:“和我一起看每天的日落吧,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夜铃歌(甜甜的微笑):“好。”
夏天:“等等鹏鹏你哪来的未婚妻我怎么不知道?!”


缇可:“这是订做的婚戒,地球上的矿石虽然比不上昆仑水明玉,但还不错,喜欢吗?”
缇尔珊娜(高傲的伸出手):“既然是你送我的,勉强收下吧。”
夏天:“近亲结婚不行的吧喂!”


克洛斯:“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是我的故乡,那里有我的亲人,和在我身边的你。”
白洛洛.冯.德莱恩(体贴的靠上肩头):“是啊,离散了数年,现在我又回到你身边了。”
夏天:“……呵呵。”

夏初:“接受现实,然后去死吧,我愚蠢的哥哥。”

以此纪念我那些年被玛丽苏妹子伤到的眼睛和苏文里次次都被忽略的夏少侠。


一.
江面大雾弥漫,远处传来悠长的汽笛声,惊醒冬季的山城。
沿江一家花店阁楼堆满衣服被子的角落有了动静,挣扎间伸出只手按掉闹钟,拿过来看了眼。
六点半。
少年打着哈欠爬起来,披散着头发抓过外套,边穿边回答门外老板的夺命连环敲:“起来了起来了,放过那扇门吧。”
简单洗漱完毕下到一楼,和臭着脸的老板打了声招呼,少年挽起袖子轻车熟路卷起卷帘门搬出鱼缸花盆一一摆好,动作干净利落速度奇快,老板准备好的苛责一句也出不了口,最后只有摆起过来人的谱:“我说七月啊,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读书了呢,和家人闹别扭也用不着离家出走啊,听长辈一句劝,年轻的时候不好好上学,以后到社会上要吃亏……”
七月麻溜打包好两束香水百合:“这个是送xx小区?”
“嗯?哦对,昨天打电话定的……”老板说起生意马上变了个人,刷刷刷写好卡片递过去,“赶紧的,等会儿还有几个单子呢,走之前记得拿几朵散花,路上推销下。”
随手抽走几枝腊梅山茶风信子,七月推出自行车,深吸口气,用围巾遮了大半张脸,跨上车载着大堆鲜花出了门。
一路狂风夹着雪粒,七月握紧车把,快速经过路灯,花坛,早餐摊,三三两两的行人,十指紧扣的情侣。
……等会儿。
返回去停在那对情侣旁边,七月露出扭曲的微笑,好在有围巾挡住:“这位同学,要不要给女朋友买朵花?”
身穿山城中学校服的小情侣年纪介于十六十七之间,男生眉目俊秀,有种长辈老师们喜欢的书卷气,女生冰蓝长发高高束起,紫色眼瞳无比清澈,刘海上别了颗桃心发卡,肤色白皙几近透明,气质优雅,天真,柔美,可爱,高贵,身边环绕着十来个纸片式神,娇羞一笑就让日月无光。
男生浑然不觉女朋友有哪里不对,从车篮里抽了一枝铃兰,掐下一朵别在女生耳边。
“很适合你,”男生浅笑,“铃歌。”
女生摸了摸鬓发,红了脸,纸片式神飞得更快了:“谢谢,鹏鹏。”
七月撑着车注视狗粮现场,眼神死:“这朵两块,还要其他的吗?”
目送小情侣手挽手亲亲热热的离开,七月猛踹一脚路灯才骑车驶离。
“真是吃饱了撑的,明知道鹏鹏现在根本不认识我……”碎碎念一阵,又叹了口气,“算了,总有办法。”
劲风袭来,一柄重剑横过江面,削断树木电线杆无数,雾气缭绕中,黑衣红裙的少女踏上水面,徐徐而至。
电光火石间闪过那一记飞剑,七月扶着满车鲜花无奈道:“来得真快。”



十几天前,七月还不叫七月,他姓夏名天,是龙图第二任主人,也是灵界皇族轩辕昊的关门弟子,因为昆仑王子缇可的到来和龙图签约,收服了冬春夏的守护灵,正在寻找行踪不定的秋季守护灵中。
突然天空一声巨响,少女闪亮登场。
黑夜星辰般的哥特萝莉装,齐肩黑发衬得娃娃脸越发可爱,锁骨上纹着一朵殷红蔷薇,苍白的肤色与身周游走的重重锁链形成对比,纤纤细指遥遥一点,朱唇微张:“龙图召来。”
顿时夏天胸前的龙图炸成无数灵纸往女孩身边飞去,蓝光乍现,天地间降下纷扬灵光。
女孩扬眉而笑,手腕翻转召出重剑北辰:“诸位,吾名夏初,真正的龙图主人。”
刚刚还打成一团的暗影灵界双方定格一秒,纷纷露出迷醉的表情:
“公主殿下!”
“看那水晶似的眼睛,扇子似的睫毛,苹果似的脸庞!”
“你是这个世上唯一的神!”
“我爱你!”
夏天:原地懵逼.jpg
条件反射往伙伴们一看,只见缇可指尖绽放冰晶玫瑰,眼中闪烁深情,符海鹏燃起火树银花,瞳光流转间恍如琉璃,而克洛斯,缓步走到少女面前单膝跪下,执起少女满是戒指的手,吻上手背。
夏天无语凝噎,半天骂出一句“卧槽”。
自称夏初的少女保持着神秘莫测光芒万丈的笑容,轻点薄唇,目视夏天,声音轻柔:“我的追随者们,替我杀了那个假货。”
世界崩坏,开始。

发表于2017-03-28.1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