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月贵ABO



离人界道盟总部尚有数里,远处忽有剑光拔地而起,飞沙走石黄烟漫天。
搞什么?黑狐不是没打到这儿吗?
白月初一叠神行符往脚上甩,拽着小狐狸分分钟冲进道盟,打眼一看遍地碎石砖瓦,乱七八糟的躺倒几十个道盟弟子。
“喂!醒醒!出什么事了?!”白月初随手拖起一个,刚问了句就骇然松手。
……是黑狐。
狐性善变化,或幻人,或幻物,大成者甚至可与傲来国七十二变匹敌。常年和不屑变化的涂山狐妖来往,白月初竟然忘了还有这出。
然而这些妖力不过勉强到一流,何以混入专职驱魔杀妖的一气道盟?
涂山苏苏“咦”了一声,拉了拉白月初衣角正要说着什么,白月初反手一捞:“这里有古怪,跟着我别乱跑。”说罢几个起落往练剑场而去。
练剑场正是方才数道剑光发出之处,这会儿烟雾渐散,雾中人影慢慢清晰。
那人长发披散,手持长剑垂首闭目而立,一席道袍无风自动。
“……王,王富贵?”
从小看惯了王少爷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样,白月初差点认不出面前杀气冲天的人。
王少爷微微一叹。
今日他未戴眼镜,缓缓睁开的眼里暗光闪烁,空且冷。
而发梢往上,一点点泛白。
“白月初。”他唤他,是从未有过的温和淡然,指尖拂过虚无长剑,“受死吧。”
…………
“受死你妹啊!王富贵你丫是不是脑子坏了!”电光火石间躲过一记,白月初抛开小狐狸(“自己躲好!”)抓出把符纸迎了上去。
王少爷抬手,剑气险险划过白月初脸颊,带出一道血痕。
白月初猛地沉下身,纯质阳炎爆发,硬生生扛住了这招王权剑意,心道王富贵情况不对,只有先揍翻再说。
纯质阳炎为世间神火,杀伤力惊人,但除了这个也没法在最短时间里制住王权剑意在手的王富贵,白月初一咬牙,灵力全开,铺天盖地的火焰重重罩下。
焰声突静。
王少爷站立原地,围身烈火化作网状丝丝缠绕,没有一分落在衣上。
片刻后,他看似随意的挥手,火焰与之一触即散。
“你……”白月初眸光渐沉,“是谁?”
王少爷看着他,浅淡笑意泛上嘴角。
“月初表弟。”
时光倒走五百年,那人在相思树下抱剑而立,琥珀色眼中流转华光。
“你决定了吗?”



白月初低低笑了起来。
“哈……道盟……好手段……”他猛地打出一张符纸,“我不管你是谁!天下第一剑也好!王权第一人也好!滚回去!”
把他,还给我!



发表于2017-03-04.14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