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性转,东方妹子X王权表姐

涂山大公子赶来收拾烂摊子时正赶上东方空手接白刃:“表姐你冷静啊表姐!穿喜服见血不好啊!”
大公子点了个赞。
众所周知,涂山数年前和道士打过一仗,为的就是一个姓东方的小丫头。因着涂山大公子惊才绝艳少年天才,这故事传着传着就成了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托付终身……个鬼,大公子表示死丫头才几岁你们这些脑子里只有马赛克的繁殖癌!
二公子附加一句,而且胸那么平还没我的大。
三公子表示,二哥把领子收收不要秀胸肌了。
涂山(大公子)的规定是雁过拔毛兽走留皮,王权思索一会儿拔下几只簪子递过去,正要褪下玉镯时东方月初赶紧攥住:“够了够了那些簪子抵我十年工钱……”
大公子一眼扫来:“你哪来的工钱?”
“红红老大你不能这样对我QWQ”
大公子随手一抛,玉簪扔进乾坤袋里,“东西,我收下了,人,我罩了。要是谁有什么疑问,直接来找我。”
满地找牙的道盟杂兵:“…………”

俗话说有钱好办事,王权大小姐离家时穿的嫁衣和佩戴的饰物皆是上品,随便一件就够凡人用上几十年,她又不懂外界行情,干脆托东方拿去当了,一切随她处置。
东方小姑娘穷了这么些年突然天上掉馅饼,喜滋滋的狠敲一把当铺老板,得了大笔银票给表姐的同时自己悄悄买了点妖馨斋的甜点。
唔,稍微犒劳一下自己总可以吧,就当劳务费。
还是有点心虚的东方忐忑着交过银票,王权拿过连看都不看,分成两叠,把厚的那叠推回去。
“表姐……你这是……”东方星星眼。
王权摸摸她乱蓬蓬的脑袋:“见面礼。”
“呜哇表姐我爱你!”飞扑,土豪亲戚超级棒啊!糖葫芦桂花糕珍珠团子糯米滋呜呜呜呜呜……
殊不知顺着表妹满头蓝毛的王权觉得她抱起来硌得慌,下次让清瞳做些鸡汤啥的补补。
第二天东方面对一盆冒热气的黑色鸡汤陷入沉思:表姐不会是想毒死我吧……

发表于2017-03-02.7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