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使鬼】稚子


生子预警。
时间线在使者转世之后。

李赫从庆功宴脱身时已是深夜,同事很体贴的给了他车辆钥匙:“组长今天辛苦了,用我的车吧,我待会儿搭朋友的顺风车回去。”
看了看雨势,李赫接过钥匙微笑:“谢谢,明早还你。”
号称重案组地狱使者的李赫每逢天气突变都会苦恼异常,说不清缘由,就是心里莫名烦闷。
特别是这样的雨天。
电台乐声冲淡几分清冷,李赫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轻轻敲击着,等红灯的间隙四处看看,整条街上没什么车辆行人,除了街边有个人躺着,东西散落一地,好像是喝醉了。
李赫想了想,靠边把车停下。
重案组主管杀人绑架涉枪重伤害,但作为人民的拐杖,遇见人民有困难不帮助也说不过去。
走近看清那人的衣着和四散的东西,每一件起码顶李赫半个月工资,他无奈蹲下,推了那人一把:“先生,您……”
男人抖得厉害,呜咽声伴着剧烈的咳嗽。
李赫察觉不对,低头一看,暴雨中晕开大片血色:“先生?先生?您能听见吗?醒醒!”
现在打急救电话来不及了,李赫当机立断脱下外套裹住出血量最大的创口,把人抱到副驾驶座,往最近的医院疾驰而去。
“千万别睡,马上就到医院了。”李赫语速飞快,力图让伤者保持清醒,“我是江南署刑警李赫,请问您的名字是?”
男人艰难呼吸着,抬手拽住李赫衣角,苍白的唇边不断涌出暗红色的血,触目惊心。
“不不您还是别说话了……”
趁着夜深人稀一路狂踩油门,离医院只差一个街区时前方车辆突然多起来,警笛大作,李赫暗叫糟糕,偏偏这时候碰见连环车祸。眼见道路越来越堵,李赫一咬牙熄火停车,解了安全带抱伤者下车,手指擦过男人腰腹时触感有些微妙,仔细一看有不小的隆起,里面还有轻微的动弹。
李赫愣了两秒,瞬间想起晨间剧里恩菲是个男的生的。
“原来真有可能……阿西我在想什么,赶紧去医院!”
没跑两步突然被挡住去路,西装笔挺带着黑帽子的男性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前辈……”
李赫怒斥:“你哪个警署的?现在不是问好的时候!让开!”
“不,我是来带鬼……金信先生走的。”帽子男扬了扬手上两张白纸。
“金信?你认识他?”李赫正想问清楚,怀中人抽搐了一下,气息越发孱弱,不由得大急,“不管你是谁想做什么,现在给我让路,不然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
帽子男神色纠结,终于在李赫掏枪前离开了。

等在抢救室外半小时后李赫终于见到了伤者家属,老先生睁大眼睛抬起拐杖指着他,神情激动无比:“你、你、你……”
糟糕,好像误会了。
“我是江南署重案组刑警李赫,路上遇见金信先生把他送到医院,”手忙脚乱的解释,末了加一句,“……不是肇事者。”
老先生表情变幻几番,定格在一个扭曲的笑容上:“真是非常感谢,我叔叔就是爱乱来,要是没有你就麻烦了……”
“叔叔?”
“……”老先生尴尬的咳了一声,“像我们这样的富贵人家,总会有一些关于身世的秘密对吧。”
李赫做恍然大悟状。
“对了,你怎么知道叔叔叫金信?他告诉你的?”
“是一个戴黑帽子的人说的,他说要接走金信先生。”
老先生脸色大变,四处张望一番,压低声音问:“现在那个人还在吗?”
李赫茫然眨眼:“那个,我吼了他之后他就走了。”
老先生看了他好一会儿:“大发,不愧是末……咳,刑警。”摸出名片递过,“可以的话,你能帮我留在这里照顾下叔叔吗,他最近身体不好,也没什么朋友,我儿子在国外,孙子年纪太小不靠谱,我又没时间。”
“老先生,您应该知道刑警的工作是……”
“我知道我知道,很忙对吧。叔叔的房子离江南署很近,你住进来免房租,我还可以给你补贴。”
“房子”两字让李赫心一动,咬了咬唇:“补贴就不用了,我最近确实在找住处。”
老先生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那么这是钥匙,等叔叔能出院了你就和他一起去吧。”
“啊,还有,”李赫突然想起什么,艰难道,“我……不太会照顾……有……孩子的人。”
老先生表情僵硬:“你知道了啊,没关系,每个人都会认识几个能怀孕的男人对吧……”
四小时后急救完毕转到VIP病房,护士边挂水边说:“目前只是暂时稳定,急性失血导致的宫内缺氧胎心过快还是有一定危险的,希望家属考虑下堕胎的事。”
老先生看了李赫一眼,若有所思:“这不是我能独自决定的,等他醒过来吧。”然后抓着金信的手放到李赫手中:“他就交给你了。”
总觉得,有点奇怪。

送走老先生,李赫回到病房外,突然发现房间里有个红衣女人,正摸着金信的头发露出悲伤的笑容。
看到李赫回来,红衣女人收回手,缓步出了病房走到他面前,微笑。
“做好当一个父亲的准备了吗?”

发表于2017-02-13.8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