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使鬼】稚子


生子预警。
时间线在使者转世之后。



最开始是天气。
喝了一晚的酒醒来窗外是个晴天而不是雷电交加暴风肆虐,更没有德华打来抱怨天气的电话。
然后是火焰。
弹响手指有时有火有时没有,鸡蛋握在掌心要么一秒化灰,要么半小时煮不熟。
直到打开门不是魁北克的枫林而是临近的酒店,鬼怪才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减弱了。

“叔叔啊,”年近七十的德华摔下一份检查报告,“你怀孕了你知道吗?!”
他继续喋喋不休的抱怨,“我说最近怎么这么奇怪,明明天气预报是雨结果是晴,枯掉的树开花只开半边,打雷声连起来是首歌……还以为叔叔精神错乱了呢!”
“哦。”
“哦?!”德华挥舞着拐杖表示愤慨,“哦就完了吗叔叔?!孩子他爸呢?那个导致全首尔受鬼怪孕期综合症折磨的混账是谁?!”
鬼怪默默拉起被子盖过头顶。
“叔叔不会是酒后乱性了吧?末间叔叔才走三个月你就这样!他知道会哭的!等等……三个月……”拿起检查报告看了一眼,德华噎住了。
被子下的声音闷闷的:“那个混账就是你末间叔叔,他走之前我们来了一炮。”
德华捏着报告只觉得心脏病要犯了:“阿西吧这可真是……叔叔们太乱来了!”
“唉。”鬼怪叹了口气,蜷得像个痛经少女,一副破罐破摔随你怎么办的样子。
为了无辜的首尔人民,以及爽一把就中招的叔叔和临走留种的使者叔叔,德华吞了把药自认倒霉的去安排了。
保姆什么的不现实,医院也不能常去,再考虑到能力失调的鬼怪自身,德华最后安排了十几岁的小孙子过来守着,并且好说歹说劝着叔叔定期到私人医院检查。当然,叫医生来家里检查更好,但被维护私人空间的鬼怪坚定拒绝了。
“这个时候就不要倔了叔叔!特殊时期管什么私人空间,安全最重要!”被任性的鬼怪气得血压飙升的德华如是说。
鬼怪回以白眼。

雨夜的寂静被撞击声打碎。
满身酒气的司机握紧了方向盘,战战兢兢往后视镜看去,车后雨地上倒着一个男人,浅棕色大衣被雨水血水浸成深色。
司机僵硬的移回视线,发动了车子。
被留在肇事现场的男人从昏迷中清醒,他颤抖着撑起身体,艰难的爬到摔出去的手机旁,划亮屏幕。
“喂?请问是哪位?”
“……”男人剧烈喘息,大量血沫涌上喉咙,堵得声音模糊“德……华……”
“什么?找柳社长吗?社长现在在开会,如有需要可以转告……”
屏幕闪了闪,声音中断。
男人慢慢躺下,攥紧伤口处的衣服,仿佛这样就能阻止血液流失似的。
他咳嗽着,血混着内脏碎片涌出。
仿佛多年前的一幕重现,一瞬间他理解了那个女人的心情。
越来越急促的心跳混着胎儿微弱的动弹,雨水倾泄而下,男人蜷缩着发出绝望的哭喊。
谁都好……救救我……至少……救……孩子……
“先生!先生!您能听见吗?醒醒!”
那是一张很熟悉的脸,也是一个绝对不该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人。
那个人脱下外套裹住伤口,一把将他抱起,放到副驾驶座上,系上安全带,自己上了驾驶座,踩下油门。
“千万别睡,”那个人说,“马上就到医院了。我是江南署刑警李赫,请问您的名字是?”
男人朝他看过去,缓慢的抬起手,捏住他的衣角。
也许,神有时候也会听祈祷的。

发表于2017-02-11.7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