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使鬼】三生

时间操作有,私设往生茶对人类有效鬼怪无效。

————————————

至少让我作为人度过三生。

“原来真的有阴间使者啊。”
“如你所见。”黑衣的俊美男人抬了抬帽子,鲜红的唇吐出冷峻的话语,“崔韩诀,戊子年,辛酉午,乙未日,事故死。是本人吧。”
对面的亡者恍惚了一下:“是。”
“如果没有什么疑问的话,请喝下这碗茶。”碧绿的茶盏推来,衬得地狱使者肤色越发白皙可怖。
“请问,”崔韩诀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还带着大男孩的青涩,问的话也很直接了当,“我奶奶和恩灿没事吧?”
使者微微眯起眼:“恩灿?”
崔韩诀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却又坚定的答:“我未婚妻。”
使者盯着亡者许久,直到被回以疑惑的眼神,才叹气,“她们在车祸中活下来了,不用担心。”
崔韩诀露出微弱而温柔的笑意:“是吗,那太好了。”
使者目光闪烁,随口问道:“你这一生,过得怎么样?”
“我的一生吗……”
生为食品公司的继承人,却不愿意专注于工作,游荡到了十七岁,被奶奶逼着经营咖啡店,也遇见了女扮男装的高恩灿。为了拒绝长辈安排的相亲串通高恩灿扮演gay,却莫名其妙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假小子…………
想着想着笑出了声:“啊真是,好不容易等到她从意大利回来,还没交换戒指呢……”
使者面无表情:“看来真是情感丰富的一生,请从进来的门出去,黄泉路是U型左拐。”
亡者照做了,临走前问一句:“虽然有点冒昧,但您是不是心情不好?”
“……给我快点出去。”


人群,军队,高压水枪。
哭声,叫喊,挣扎推搡。
“这个孩子,叫做民秀,他既听不到声音,也说不出话……”身着正装的憔悴男人抱着黑白照,四周是混乱的人群,遥遥看过来的是大批围观者,冷眼旁观这场“闹剧”。
高压水枪持续的扫荡下,男人摔倒在地,军人们围上来将他按住,相框踩得稀碎,照片上孩子的笑容灿烂依旧,不远处两个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声被淹没,一切荒诞又凄惨。
久病的身体疲惫不堪,连日来的奔走透支了体力,目睹民秀的自杀又在精神上造成巨大冲击,男人的神智渐渐抽离。
友真小姐在叫我呢,她一直那么坚持真是辛苦了。
妍斗和宥利在哭呢,不该让她们看见这些。
民秀,老师对不起你,老师应该阻止你的,你是个好孩子,和加害者一起死,不值得。
……真冷啊。
突然间视角变换,他仿佛成为旁观者的一员,站在人群之外。
他看向混乱中央,友真小姐挣扎着突出重围,冲到两个女孩哭嚎着跪着的地方,拨开地上男人凌乱的湿发,露出苍白的,毫无生机的脸。
他自己的脸。
“……姜仁浩。”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亡者茶屋内,疲惫的亡灵和阴间使者相对而坐,递过来的茶碗盛着汤水,而姜仁浩只是低垂着眉眼,看起来既懦弱又可怜。
眼泪滴在茶碗里的时候,使者开口了。
“所有罪人都会在地狱里受到惩罚。神不允许罪大恶极者喝茶,他们不会忘记自己的罪,永远记着罪孽在地狱里受刑。”
姜仁浩慢慢抬起头,盈满泪水的眼中无比悲哀。
走出门前,他问。
“真的有神吗?”
“如果神存在,为什么要给那些孩子那么多痛苦呢?”


浑浑噩噩的推开门,石宇蒙上白色薄膜的眼睛恢复正常,皮肤也褪去死灰,理智逐渐回笼,除却没有呼吸心跳外与活人无异。
端坐桌前的黑衣男人移来目光,抬手示意他坐下。
刚刚恢复的视力尚且微弱,石宇摸索着走到男人对面,坐下时还差点绊一跤,好在男人反应极快的扶了把。
“谢谢,”他说,“您是阴间使者吧?可以的话,我能知道我女儿秀安怎么样了吗?”
“我没有收到她的名簿。”
石宇露出极欣喜的笑容:“太好了,非常感谢您。”
“你一定是个好父亲。”
石宇眼神飘忽:“很遗憾,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我没有多多关心秀安,最后也没有告诉她我爱她。”
“你已经说了,用生命。”使者郑重道,“今生的遗憾就留在今生吧,请从进来的那扇门出去,黄泉路是u型左拐。”
石宇无神的眼中有一丝惊讶:“我记得传说中要喝往生茶,除非是……”猛地一顿,“是啊,我是罪人呢。”
“不是的。”
阴间使者坚定的打断了他的自责:“这场灾难注定会发生,你只是其中一个受害者。至于往生茶,你这是第四世,后面的时间是神的管辖范围。”
“……谢谢你的安慰。”石宇起身,勉强扯起嘴角,往门的方向走去,余光中却看见使者起身向这边过来。
“您这是……”
“我正好要下班了。”阴间使者回答。
石宇点头表示理解,推开了门。


首尔迎来整整一个月的暴雨。
“阿西,叔叔你又怎么了啊?!”德华满身雨水冲进别墅,直接闯到鬼怪房间兴师问罪,抬眼一看顿时噤声。
末间叔叔坐在床上,鬼怪头枕着他大腿,还是以痛经少女蜷的姿势。
德华式懵逼。
冰花结到脚下,目光奇冷的地狱使者看着他:“德华啊,趁我没发火前出去。”
“哎?我做错了什么?!还有叔叔他怎么了?!”
“柳德华,柳德华,柳……”
“啊啊啊对不起!”
目送可怜的富三代逃出房间,屋里又陷入漫长的静默。
最终鬼怪先说话了:“人有四世轮回,作为金信,我的第一世没有完结就成为鬼怪,所以我向神请求,至少让我过完作为人的其他三世。
  神答应了,并且控制时间,让我的三世平行,死亡时间相距不到半年。”
鬼怪闭上眼睛:“使者啊,你觉得,神是爱我还是恨我呢?”
因为爱着名为金信的造物,所以把他的人生定格在第一世,避免了轮回,避免了痛苦不堪的命运。但同时,也给了他九百年的折磨和无法望到尽头的生命。
地狱使者沉默良久,伸出手指抹去鬼怪眼角的泪水:“你的家人会一生幸福,咖啡店成为连锁的大品牌,国家因为你修正了法律,你的学生经过心理辅导顺利长大并且继承你的遗志,而你的女儿,会有很爱她的丈夫和孩子。”
鬼怪的呜咽变小了,使者收紧臂弯,亲吻他的额头。
“我们可以去看望他们,当天气很好,天气不好,天气刚刚好。”
“在那之前,你能看着我的眼睛吗?”

——————————
注:
咖啡王子一号店是he来着,强行be真是对不起orz
熔炉事件中,主人公原型是两位男性,对应男主角的实际是律师,因为重病被高压水枪冲倒在水泥地后再也没能起来。
丧尸通常不生不死,这里设定找到亡者茶屋的能真正死亡。

发表于2017-02-04.6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