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使鬼】姿势不对,起来重睡

结束了一天辛苦的工作,阴间使者谨慎缓慢的拉起被子,深呼吸,慢慢陷入床铺里。

一.太平间仰躺式
被子盖过头顶,双手交叉平放胸前,闭眼,放缓呼吸……
“呀,你又睡得死尸一样!”
房东鬼怪大人对纠正使者的睡姿乐此不疲,花式掀被加碎碎念攻击:“你当我这儿是停尸房吗?要不要点蜡烛守灵啊?”
使者闭着眼露出痛苦纠结的表情:“我本来就是死人你也没活到哪儿去拜托让我睡觉吧!”
“不行!我不能忍受我的房子里躺着具尸体!”
使者猛地睁眼:“我付了二十年租金!这也是我的房子!”原则性问题不能忍!
“想看鬼怪发怒的面孔吗?!”
“来啊打一架!”

二.树袋熊飞扑式
气极了的,并且睡眠不足的阴间使者,让整栋房子除了池恩卓房间以外的所有地板墙壁甚至天花板都结了冰。
无视隔壁来借宿的德华凄惨哀嚎,使者和鬼怪纷纷使用能力互相折磨。
“把档案放下!那是明天要交的材料!”
“你先放下沙发!”
“啊!那是今年的年底总结!”
“哎呀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有本事去你房间打!”
“不要!”
明显处于上风的鬼怪得意的漂浮着一堆文件,并且致力于把它们绞做一团,得意忘形的后果就是被阴间使者突然的飞扑扑倒在床。
半空中所有物品顿了顿,骤然下落。
过于震惊以至不能言语的鬼怪大人惊恐的睁大眼睛,使者把头埋在他颈侧,幽幽叹气,再抬起头来:“我说,让我…………”
锵然一声,伴随着炫目的蓝光,一柄长剑凭空出现在目瞪口呆的两人之间。
准确的说,是插在鬼怪身上的剑显形了。
……并且怼得阴间使者滚下床去捂着胸死命咳。
“咳咳咳……你……搞什么……”
“……我也不知道好吗?!”因为突然实体化的剑刺穿床板而被固定的鬼怪绝望道。

三.怀中抱鬼式
“叔叔和末间叔叔在干什么啊,这个样子只能把床拆掉了!”裹着毯子哆嗦的德华。
使者阴郁的看了看:“干脆叫其他遗漏者来拔剑吧。”
“你就这么想我死吗?!”鬼怪挥舞着手臂,活像钉在木头上挣扎的动物标本。
“对一个打扰我睡眠并且毁了我床单床垫床板的鬼怪我不想给予同情。”
“……我给你买新的,行了吧。”
“哼,德华,拆床。”
“咦为什么是我???”

把鬼怪从床板上解救出来,并且用解除冰冻作为对德华的奖赏,阴间使者带着枕头毫不犹豫的拖着鬼怪到了他的房间。
“作为毁掉我睡眠工具的补偿,我要睡你这儿,你睡沙发。”
鬼怪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配合他胸前还没隐形的剑简直要多悲惨有多悲惨,让使者恍惚想起九百年前台阶下将军垂死之际的眼神。
最后他挫败退让:“把剑收起来就一起睡。”
最终结果是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手脚纠缠仿佛八爪鱼,使者艰难抽出一只手,揉乱鬼怪满头卷毛,又抽出另一只,环过鬼怪的背脊。
“晚安,金信。”

四.(隐藏版)睡你麻痹起来嗨
使者睁开眼睛,对怀里不安分的拱来拱去的鬼怪露出微笑:“不想睡就别睡了,我们做点有意思的事。”

发表于2017-02-03.9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