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性转,东方妹子X王权表姐

家主死死的盯着女儿,神色晦暗不明,握剑的手微微发颤,而那华服加身的新娘子只是低头看着怀中。
一时间四下寂静,只剩下凤冠垂下的金丝珍珠碰撞出细碎的声响。
终于有老资历的族人上前:“家主,请回避吧。”
“是啊家主!这里交给我们!”
“绝不会让她离开!”
“您回避吧!”
一声声情真意切的劝诫下家主阴沉了脸色,转过身去,不顾爱徒慌乱的求情:“师父你别这样!师姐是你女儿啊!对了,师姐,师姐你说句话啊!和师父认个错!”
短暂的寂静后家主深深叹气向屋内而去,身后万剑凌空。
“你刚才那个问题,我也好奇。”屋顶上突然传来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更好奇的是,你为什么必须死。”
“谁?!”
众人惊呼中仙剑纷纷坠地,没人看清那个蓝色的身影是怎么在说话间瞬移到大小姐面前,又是怎样赤手空拳接下了千百把剑,待得那人一个回首,才大惊失色:“是传说中的妖道,东方月初!”
“妖道”挑眉:“同为一气道盟成员,叫我妖道,是不是有点过分呢!?”转头挑起新娘子的下巴,啧啧有声,“还好还好,没被划花。”
大小姐明显不知道这算“调戏”,只疑惑的看着眼前拿着糖葫芦,随意披着外衣,有些邋遢却又意外合适的小姑娘。
“东方……月初?”她眉头微皱,“你为何救我。”
小姑娘不答反问:“你又为何放过黄风城外的那个妖怪?”
说罢又直起身,大大咧咧的叉腰道:“王权盟主,你明知道东方一族的女性人人想娶,却宁愿杀了她也不用手段强迫她嫁人,该说你残忍呢,还是仁慈呢?”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当年王权家想要的只是道门兵人,至于是男是女并不在考虑之列,只是家主听到是个女孩时似乎颇为忧虑。
如今被东方月初一语道破那深埋的一点亲情,哪怕是家主也挂不住,咬牙道:“她与妖孽私通,本应处死!”
小姑娘摇了摇头,唉,随他嘴硬吧。
不过人呢,总是要带走的。
神火出,灵血现,又一批仙剑被重淬,东方尚且有几分稚嫩的脸上透出肆意张扬的爽快,她年纪虽小灵力却强,孤身对战百人不露一丝怯意,着实让人佩服。
对付完又一次攻击,东方收了手,正想说些什么忽觉背后疾风袭来,她不躲不闪打算扛下,没成想一直默默注视混战的大小姐突然起身,一拉一拂,单手夺过了偷袭者的剑,只衣袖被剑气撕裂几分。
……王权剑?
东方小姑娘微微一笑,拍上大小姐肩头,示意她稍安勿躁,扬声道:“家主为何到现在才出手?是因为愧疚吗?对——东方淮竹。”
这个名字仿佛巨石入水,炸出一片喧闹,大小姐茫然看着东方和父亲几句话就爆出身世血缘之谜,忽的闭目一叹。
长剑穿金裂石之声迸发,众人对她弃剑之举还在震惊,她已跪了下去。
“父亲,贵儿知道,您一直以兵人之道要求我,可贵儿如今,找到自己的道了。”
“天下非人之天下,非妖之天下,乃是众生之天下。”
“此人为救我而来,我也当护她离开。”
“王权剑不能离开王权家,刚才我已封印它两个时辰,我只要这一把,就够了。”

由于这一连串行为太过流畅半天没反应过来的小姑娘趴在大小姐背上发呆,好一会儿才说:“盟主明明是在帮你,你把王权剑扔了干嘛?”
大小姐答得坦然:“我只要有一剑在手,哪怕是下品仙剑,又有何惧。”
“…………拜托,你这把是我重淬过的,根本是废铁。”

某年某月某日,勇闯第一世家救人的东方姑娘差点被自家表姐扔水里暴打。

发表于2016-12-05.8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