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月贵王白】我所思兮(二)

二.山中旭日林中鸟,衔出相思二月天

 

 

“你再说一遍?”

“呃,白月初在青楼........”眼见着少爷脸色越发铁青,保镖飞快补上说明,“因为执行任务砸坏古董被罚做花魁赔偿!”

“.............”王富贵诡异的沉默良久,突然扬起一个极灿烂的笑容。

“走,去看看。”

自小互相捉弄着长大,王富贵很清楚白月初的个性,毛毛躁躁不按常理出牌,给人一会儿惊喜一会儿惊吓的,这涵养要求极高的花魁他能做好才有鬼了。

到了地儿点了他作陪,在房里等了小半个时辰外面才传来动静,只见雕花门扇一推一关,扔了个白月初进来。

王富贵端起茶杯掩盖嘴角笑意,道,“兰花,嗯?”

没错,这家老板给这个临时花魁取的名字就是简单粗暴的“兰花”,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头发颜色取的谐音,简直随意得可怕。

而相对应的,白月初的打扮嘛..........

花里胡哨的衣裳,满头明晃晃的金钗,手上几个成色一般的玉镯子,稍微动一下就叮铃哐当一阵乱响。妆容也没弄好,粉底不均不说,连假睫毛都飞了半边。

惨不忍睹啊.......王富贵满脸幸灾乐祸,就连白月初怒喊N声“王富贵”也好脾气的无视,吩咐下去:“准备些衣服和首饰来,要上等的。”

侍女在外面应了声离开,白月初一脸警惕的抬头仰视他:“你要干嘛?”

王富贵道:“当然是给你好好打扮一番喽,兰.花.姑.娘。”

“兰花”两字咬字格外清楚,总是为自己名字苦恼的王少爷终于出了口恶气,心里盘算着等会儿一定要重重打赏这家青楼老板。

他想得高兴,白月初脸都绿了:“来人啊!救命啊!变态富二代强抢良家少男啦!”

王富贵一个捆仙索过去绑了个结实:“本少爷可是给了钱的,你要是表现好点说不定还能把你打碎的古董一块赔了,怎么样啊兰花?”

白月初分分钟放弃挣扎:“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

和以前一样,用钱威胁白月初总是百试百灵,王富贵愉悦之余又有淡淡的郁闷:两人都大半年没见了,再次见面居然是这么奇特的情况。

东西送来,王富贵翻了翻,很是满意:衣物贵而不俗,多而不乱,首饰更是捡简单素雅的来,成色品相都是上佳。

等白月初洗掉胭脂水粉,换了衣服,一脸“要杀要剐随便”的表情坐到面前,王富贵反而有点纠结了。虽然号称泡妹王了解过妹子化妆,但复杂的步骤还是不太清楚,想了一会儿,决定只画个淡的。

上粉很简单,虽然白月初扭来扭去很不配合,只要一句“这个顶你一年工资”就老实了,眼影睫毛膏什么的也很好弄,等到画眉的时候王富贵倒是犹豫了。

窗下画眉的意义过于暧昧,饶是流连花丛的王少爷也没亲手为哪个女子画过眉,如今只是为了一个玩笑.........

久久不见动作,白月初睁开眼睛白了对方一眼:“老王你丫傻了啊?”

夜色已深,桌前烛焰正旺,妆容初成的少年眼神清澈,长发垂落肩头,素蓝衣裙层层叠叠,宽大裙摆在地上铺散开,好一个灯下美人。

王富贵瞳色渐深,收敛了轻佻的神色,轻轻拿起了眉笔。

眉端触感太轻柔,画眉人的目光太专注,偷瞄的白月初感觉压力山大:我靠老王今天吃错药了?哎哎哎凑太近了!都要脸碰脸了!

好不容易画完眉,白月初尴尬症都快犯了,反观王富贵,却是一幅泰山崩于面前而色不改的冰冷模样:“成了。”

“...........我说老王,你能不摆一张死人脸吗?和你画风不符啊。”忍不住吐槽。

王富贵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取了酒来倒上,顺手拍开了白月初拿杯子的手:“闪开,这是我自己喝的。”

大少爷今天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的风。白月初想着,耸耸肩:“行啊,反正我不爱喝酒。”

凭他的了解,王富贵也就半瓶的酒量,喝醉了也不闹,直接睡死。

..........只是没想到会睡在他膝上。

一身花魁打扮的白月初无语望苍天,只觉得头痛无比,浑然不知在外人看来这幅俊美少年郎醉卧美人膝的画面有多养眼。

喊了几次无果,白月初边低声抱怨边半拖半扶的把人弄上床,自己卸了妆脱了外衣也扑进柔软的床铺中。

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想想越来越紧张的局势,和王少爷相处一会儿倒也没那么难以忍受。

算了,睡吧,明天起来又是正常的一天.......

清晨醒来,早有人准备好新衣在外等候,两人各自穿好下楼,楼梯上碰见侍女捧了大把带朝露的四季兰,王富贵取了枝,别在白月初衬衫第二颗纽扣上。

他漫不经心道:“名字是俗了点,但还挺好看的。”

出得门去,一往道盟,一往涂山,自此殊途。

人世相逢,不过露水兰花————




——————————————————————

花魁梗是和小伙伴一时兴起之谈,写出来倒是觉得还算符合他们性格,和小伙伴不同,我偏向前世圆满今生错过,前世东方王权虽然最后为天下苍生而死,至少还有五十年的相知,而今生笼罩在前世阴影里的两只悲剧得理所当然。

对了,第二部分其实还有最后一句。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此后第二年,大战忽起,身死道消,黄泉不见。


发表于2016-05-24.11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