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月贵王白】我所思兮(一)


没人喂粮,我自己来QVQ

 

东方X王权,王富贵X白月初

 

花魁梗(重点划线)

 

 

 

 

一.天地寂寥山雨歇,几生修得到梅花

 

栏外风声,山雨欲来。

檀木几案上搁置着幅寒玉棋盘,上散数枚玉棋子,此端少年风华,彼端珠帘相隔美人无声。

此地名曰夜歌楼,为人间最好的去处之一,不知多少富家公子在这儿流连不去,仅为红颜一笑便败尽万千家财。

夜歌楼花魁有四,最出色者当数近日声名鹊起的九疑。梅之别称九疑仙人,此美人性子清冷,不与凡花同。客人若想与之会面,先交黄金千两,隔着珠帘与之以棋会友,得美人首肯便可见真容。若失望,千两黄金可退。

有幸见过九疑真容的公子,去时或好奇或疑心,等到离去时都是恍惚不已。

这一位,也是慕名而来。

这公子平生见过无数女子,高冷的倒也不少,然而深究起来,多是摆架子而已。

但这珠帘后的美人虽锦绣华服珠钗重重,却透出一种九重天外的清冷肃穆,连向来嬉皮笑脸的公子都不自觉收敛些许,耐着性子下了几盘棋。

一炷香后他试探道:“姑娘可还看得起在下棋艺?若是差强人意,可否以真容相见?”

美人捏着棋子的手一顿,轻轻落下一子。

公子忙乱下了一步,装作不经意在那皓如白玉的手上摸了把。

珠帘后美人眉头微颦,抬手将帘撩起。

.........当如何形容呢。

长发斜插寒梅钗,琥珀瞳中流光转。

容颜清净出尘,无嗔无怒,望之令人虽心畏却向往。

彻底看呆了的公子愣愣出声:“九疑仙子,在下......”

一句话尚未说完整,栏外破空声忽起,一物击穿屏风直直打在公子后颈,公子重重倒下,半边身子砸翻了棋盘,棋子噼里啪啦摔了一地。

美人面不改色,道:“月初。”

那人从七重高楼外闯进,蓝色长发散乱不羁,嘴里叼着串糖葫芦,道袍也不好好穿,就随意披着,比起道士更像路边神棍。

他几步越过地上躺着的人到了九疑面前,笑嘻嘻的模样:“表哥。”

九疑站起身来,竟是比来人还高上几分:“你出手太早了。”声音虽然好听,却明显是男声。

被他唤作“月初”的少年不以为意:“探灵玉佩有反应,这人就是我们要找的,耗下去只是浪费时间。”

月余前有艳鬼为祸京城,一气道盟多番探查发得知竟是藏身于夜歌楼女子之中,盟主东方月初和他表哥王权富贵联手将其击杀,后又发现其同伙早已不知不觉上了许多富家公子的身,暗地里不知做了多少祸事。

正为难之际东方想出一奇计,即让人装扮成花魁混入夜歌楼,找出常来往其间的艳鬼同伙。

至于这人选嘛........当然是东方盟主指定。

在东方的坏心安排下,道门兵人一袭道袍换做华服,以九疑仙子之名挂牌,制造声势使其声名远扬。如此这番胡来,竟还真的捉拿了不少厉鬼,还被附身之人一个清净。

“不管看多少次,我都得说一句:大姨一定是个绝世美人。”东方月初打量着花魁打扮的王权富贵,感叹出声,“只有绝世美人才能有这样风华绝代的儿子。”

王权富贵失笑:“别胡闹,先收魂魄。”

东方月初右手一翻,一道紫色符箓照着公子额头贴下去,那鬼魂凄厉一叫,化作烟雾飘进符中。

“搞定!表哥我们出去吃东西吧!”

对上东方一提到吃的就亮晶晶的眼睛,王权淡笑:“好。”

锦衣华服换下,珠钗尽去,站在东方面前的又是清冷淡然的王权家第一人。

东方歪了歪头,两眼一眯,拿起妆台上简单的寒梅钗,插在王权发上。

他轻笑:“挺适合你的,留着吧。”

王权挑眉,不置可否,取了把伞向外走去,东方忙追上去:“对了表哥,刚才那混蛋是不是摸你手了?靠简直流氓啊,下次见到他老爹一定要告一状.........”

大雨倾泻而下,伞下两人不知何时牵了手,那般自然而然,仿佛会到天荒地老。



发表于2016-05-22.16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