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基佬会法术,谁也挡不住

月贵月。

人类最强夫夫,双黑化,开大。

 


 

夜幕四合,月下涂山。

逐渐点亮的绵延灯火以相思树为中心四散开去,天穹之上宽广银河划过,夜风骤起。

那人站在树下,衣衫薄凉,长发不羁飞扬,苍白手指轻抚上苍老树身。

他叹息。

“五百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

 

 

“我没空听你伤春悲秋,白月初,你到底想做什么?”

涂山大当家涂山雅雅站在不远处,身后集结了大批狐妖守卫,把昔日涂山上下无比关注的新姑爷团团围住,像对重犯般严阵以待。

“做什么啊.......”他重复一遍,转过头来,露出一点笑意,“当然是-------”

轰然腾起的烈焰灼亮夜色,虚空之泪后呈现的混沌空间阴沉诡异,两大法宝席卷天地,承载着无数相思的古树发出腐朽前的最后呻吟。

“---------砍树了。”

 

 

 

狐妖涂山!狐妖涂山!续缘相思树被砍了!

狐妖涂山!狐妖涂山!续缘相思树被砍了!

艹你大爷的白月初,吃喝嫖赌吃喝嫖赌

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 带着他的小蠢货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 拿着通缉令追杀追杀

原价都是50块 50块 50块的悬赏 统统100块

100块100块统统100块 统统统统统统100块

白月初艹你大爷艹你大爷 你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

我们辛辛苦苦等了 辛辛苦苦等了你整整五百年

你你你砍了砍了相思树 你还我还我工作

还我工作!

 

 

合上报纸,王富贵戳着太阳穴轻笑:“死穷鬼真是大手笔.......”

两个保镖倒是震惊得要命:“少爷,白月初疯了吧?!那可是相思树!是涂山!”

王富贵斜睨了他们一眼,倏忽间百年时光仿若无物,聚在眉间的是天地一剑的清冷凛然。

“涂山又如何?”

他起身,明黄色道袍下少年身姿足以无数少女倾倒,端是生得一副好相貌。

“不过一群利用了bug的蠢狐狸而已,徒增无数恩怨。”

手腕一翻,王权剑意乍现。

“是时候了,让开。”

铺天盖地的剑气迎面而来,号称人界最强势力的一气道盟本部顷刻只剩断壁残垣。

 

 

 

白月初,王富贵。

东方月初和王权富贵的转世,五百年前的传奇。

不约而同背叛了各自所属的组织,一起踏上了逃亡的道路。

 

唯一被他们带在身边的是懵懵懂懂的涂山苏苏,小狐狸傻傻的,知道相思树没了红线仙干不成了哭过一阵,不知怎么又哄好了,高高兴兴的跟着到处跑,也没不情愿的样子。

雪山,大漠,青山,秀水,红尘繁华,世外桃源,万千景色过眼,自在潇洒。

不是没有找上门来打架的,多是续了缘却因相思树毁了再也找不到爱人,上来便是不要命的打法,气势汹汹,颇有为爱献身的意思。

结果被揍得亲妈都不认识。

靠着强大的武力和财力两人一妖基本横着走,无数人和妖对他们恨之入骨,偏又无可奈何,一时间怨声载道,泪下沾襟。

又一年七夕,本是热闹的节日如今却清冷许多,从观景最好的高楼上看去,竟是连天灯都寥寥无几。

“啧啧,不就砍了棵树,有这么夸张吗?又不是所有情侣都是人妖相恋。”白月初叼着五彩棒含糊不清道。

“相思树存世千年,早成了情爱的象征,你砍得轻巧,天下有情人可有得哭了。”虽然这么说,王富贵言语里可是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

白月初深以为然:“随他们哭去吧,过几天涂山新规出来有得他们懵的。唉,为了上辈子的欠债成为拉仇恨的靶子可真不爽,连妖馨斋都不能去了。”

王富贵白他一眼:“某人不是一直念叨着想砍树吗,真砍了怎么还抱怨?”

“那不一样。”弹了弹衣袖,白月初眯起眼睛,“妨碍我的东西我本来就会除掉,只是涂山识相早点提出来而已。”

王富贵嘴角一扬:“过几天把苏苏送回去吧。这几辈子的帐,该好好算算了。”

“那是。”白月初点头,不知从哪儿摸出个孔明灯来,“先不管这些,今晚风向这么好,老王我们来放天灯吧。”



璀璨星河,飒飒夜风,天灯晃晃悠悠远去。

“五百年前,也是这样的夜晚。”

 


你我分离,五百年的轮回不相见。


发表于2016-05-17.33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