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我来完善你王这个丧病的脑洞了OWO

注:“你”是雪狐,男性,黑狐娘娘手下一大助力,但不怎么听从差遣。

 

 

 

你再次见他,已是五百年日升月落。

“王富贵......啧。”念着这个土鳖的名字,你皱眉,不远处戴着眼镜挥洒高级法宝的嚣张富二代,怎么看也不像那个人。

“死黑狐!不准喊本少爷的名字!”

你摸摸脸,心说果然近视,连雪狐黑狐都分不清:“你是王权富贵的转世,对吗?”

“是又怎么样?!”

你心底升起一阵恼怒,仿佛眼睁睁看着良木变废料,繁花凋谢成泥。

本是抱着好奇而来,然而如此废材且性格轻浮的转世着实碍眼,于是一时冲动将他从一气道盟眼下带走,回了住处却犯了难。你是雪狐,住的自然是雪山,虽说也仿效人类建了屋子,却也简陋清冷,怎么安置娇生惯养的富家少爷?

偏生某人还不安分:“放我下来!死黑狐!别以为一气道盟会放过你!等着吃通缉令吧!”

你松手,任他摔在雪地上:“一气道盟?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歪歪头,又道,“仗着家世撑腰,可笑。”

摔了个七荤八素的王少爷刚爬起来就被堵得不行,想反驳又找不到理由,表情那叫一个好看。

你继续火上浇油:“说白了一气道盟不过是圈养着你,与王权家圈养王权富贵并无区别。但至少王权富贵能劈开牢笼,你却像只金丝雀在笼子里洋洋得意。”

“闭嘴!”迎面一堆法器砸来。

你冷淡笑,抬手接招。

这般没出息的转世,就算杀掉也无所谓吧。

然而最终你没有下死手,只是狠揍了一顿捆着扔到屋外,顺带没收了所有法宝。

夜里你梦见五百年前,有一人道袍束冠,手持长剑,所过之处防线一触即溃,连道行千载的你也被一剑劈去了三成妖力,狼狈败退。

“离开王权家后我从不轻杀妖怪,所以,你走吧。”

他这么说着,火焰映着沉静瞳眸,仿佛万千世界皆于其中,神佛般的怜悯慈悲。

人类之中,也会有这样的吗?

大雪压断青松的声音将你惊醒,眯着眼发呆片刻,突然听到屋外有异样的声响。你推门出去,恍然惊觉还有一个被你扔到雪里不管的王少爷,白日下手重了些,这会儿他衣衫散乱,蜷着身子缩成一团,身下积雪已被血液浸染,可怜极了。

方才听到的声响,应是他昏迷中不自觉的呜咽。

你俯身下去细看,他脸色惨白,浑身颤抖,若是再又伤又冷的冻上一夜,第二天就只有收尸了。

毕竟是被各方势力看重的人,死了的话会很麻烦吧。你这么想着,却不是很在意,唯一纠结的还是前世那个传奇人物今生脆弱如斯,让你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

当年你重伤于他剑下,导致这五百年来妖力进展缓慢,本该是恨的,可你偏偏忘不了那人火中的身姿,那穷其一生也不得再见的景象。

放着王少爷不管,等他死了再转世,会不会更像那人一点呢?

你这么想着,冷眼看他垂死挣扎,半晌却叹了口气,将人抱起。

姑且让他活着吧。

大约实在是冻得狠了,你一接触他便凭着本能向热源靠近,被麻绳磨得血肉模糊的手紧紧抓着你的衣领,像溺水之人抓住稻草。

你瞥了一眼没去管,把人抱进屋子放到床上,解开绳子,取过伤药大致涂了涂,看他还是冷得直发抖的样子,干脆现了雪狐原形,大大的尾巴盖过去,把他圈在怀里。

 


发表于2016-04-26.4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