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月贵abo


 

 

再次见面是两个月后的涂山高层会议上。

黑狐军团的销声匿迹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据探子回报,黑狐女王似乎找到了有力的战力援助,转世续缘之人妖力被夺事件频发,甚至影响到天书的定位,导致不少任务被搁置。涂山震怒,召集天下英雄一同商议,其中首当其冲的便是一气道盟。

跟在父亲爷爷身边的王少爷罕见的全程保持了沉默,没有逗比耍宝,没有插科打诨,不悲不喜的淡漠表情让白月初想起前世记忆中那位道门兵人。

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突然疼了一下。

你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自由吗?王权表哥。

会议结束苏苏悄悄问他:“道士哥哥,你不高兴吗?”

白月初叹气,摸摸小狐妖的脑袋:“人类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烦恼的,真羡慕你,除了牵红线以外啥都不用管。”

“才不是呢。”苏苏撅起嘴,不满,“苏苏要做最强的红线仙,也要强大起来保护姐姐们,保护道士哥哥,保护涂山!”

怔愣片刻,白月初笑起来:“是啊,你是苏苏,也是红红,是妖仙姐姐......”

恍惚间仿佛见到当年那个美丽的身影,白月初有些茫然,前世对涂山红红的感情,真的是爱吗?落难被救的感激,面对强者的憧憬,朝夕相处的习惯,会变成爱情吗?

如果真的是爱,为什么回想不起心动的感觉?

 

经过一番探查,初步定点敌人分散在涂山和人类居住地的边境,涂山雅雅亲自前往妖力最强的一点,剩下的则由一气道盟和其他盟友负责。

涂山二当家涂山蓉蓉按照以往的分配习惯把白月初苏苏王富贵清瞳等分到一起,给的地点是妖力第二强,出于对这些人战力的信任才这么安排,所以在发现白月初为难的神色时不太高兴地问道:“有什么不满吗?”

“也不是,只是.......”说着偷偷瞄了王富贵一眼。

涂山蓉蓉疑惑的看向王富贵,又闹别扭了?

王富贵嗤笑:“白月初,嫌我拖后腿吗?”

哪敢啊!白月初心里哀嚎,总不能说算算时间Omega的周期性问题又要来了吧?我是在担心你啊!

“有些问题不劳你费心,王家会替我解决。”甩下这句话,也不管白月初什么反应,王富贵拂袖而去,顺手拉走了一直站在旁边尴尬的清瞳。

白月初看着他的背影,不知该作何表情。

事实正如王富贵所说,接下来的任务中他都表现得与常人无异,就连苏苏也闻不到柠檬味,倒是说过白月初身上的茶香越发浓了。

“我还以为道士哥哥的味道会是五彩棒的说。”苏苏偏头道,“但是这个味道也很好闻,苏苏喜欢!”

可是有人不喜欢啊.......无奈望向离得远远的王少爷。

也怪不得王富贵,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来说刺激很大,靠得太近会抵消抑制剂的药力,到时候就麻烦了。

就这么冷战般过了几周,绑了十几只黑狐准备回去交差时突然遇到埋伏,不见身形的敌人掳走了苏苏清瞳等低战力成员,把最麻烦的两个关到了附灵九环阵里。

凌空砸下的巨大岩石本是想置他们于死地,却被白月初强硬的纯质阳炎下生生在底部熔出了空间,敌人冷笑,一阵九转玄阴水泼了下来:“东方月初,名不虚传,可惜,在这个能短期压制虚空之泪的阵里,你能撑多久呢?”

白月初担心苏苏等人的安危,不管不顾的攻击着阵法,整整一天一夜也没能突破,反倒把自己累的够呛。

“别白费力气了。”王富贵终于看不下去,冷冷道,“附灵九环能吸收大量攻击,地上又有九转玄阴水,在用不了虚空之泪和纯质阳炎的情况下你根本出不去。”

“那你说怎么办!小蠢货他们都被抓走了!”一拳砸在洞壁上,白月初眼睛都气得发红。

王富贵抬起右手看了看:“王权剑意应该劈得开,但在那之前,有一个问题。”

一听有希望,白月初简直是见了毛爷爷一样转向他:“什么问题?能不能先出去再说?”

抿了抿唇,王富贵面无表情道:“热潮期快到了,现在出去你是想我被轮X至死?”

“.......哈?”

或许是这些天王富贵与以往无异的表现,又或许是自己打心底不愿相信,听到他亲口说出还是无比震惊。

似乎被他的反应逗乐了,王富贵扬起嘴角扯下紫红色离卦领带,慢条斯理的把衬衫扣子一颗颗解开:“抑制剂用完了,所以,过来,死穷鬼。”


发表于2016-04-19.22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