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月贵abo

 

白月初很无聊。

最近几桩红线仙的任务都颇为简单,拿忆梦锤敲敲就搞定了,根本没有挑战性,整天蹦跶找存在感的黑狐军团也突然消停了,世界好像瞬间回归和平,反倒让人不习惯了。

话说为啥以前不觉得无聊?

想了想,顿悟:以前有老王撕逼开打嘛!这些天连个人影都不见,当然无聊死了。

白月初摸摸下巴,既然他不来找我,那我就去找他喽。

当机立断往王家飞奔,路上捡了只苏苏,带来的任务也不急,干脆一起先去王家再说。结果到了地儿连个鬼影都没见着,甚至绝招“大喊王富贵”也没用。白月初咬着五彩棒沉吟:“事出反常必有妖,不会是出事了吧。”

苏苏歪歪头,眨巴着眼睛问:“可是,富贵哥哥是一气道盟的少主,应该不会有事吧?”

白月初伸出食指摇了摇,一脸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小时候我捉弄他基本没失败的。过来,我带你从小路进去。”

所谓的小路其实是一条被爬山虎掩盖的墙缝,白月初边扒藤叶边抱怨:“以前我都是从这跑的,老王发现以后回回在这儿堵我,每次都要打一架才能出去,烦死了。”

“那他为什么不修墙呢?”

白月初手下动作一顿,若无其事道:“谁知道,嫌麻烦吧。”

熟门熟路摸到王富贵房外,一人一妖蹲在窗下等了半天愣是一点声音也没听到,正纳闷呢,苏苏抽了抽鼻子,说:“有股好香的味道。”

“现在又不是饭点,王家不会做饭的。”

“不是啦。”苏苏认真道,“好像是柠檬香,很近的样子.......啊,就是房间里传来的!”

“小蠢货你在这儿待着,我进去看看。”

房间里没有闲杂人等,白月初大摇大摆推开门转过层层屏风隔帘往里面的大床走去,越近越觉得不对。

好像是有股柠檬香气......还有点热……

烦躁的扯了扯衣领,迅速走到紫檀雕花大床前掀起床帘,迎面而来的情形让他一阵晕眩。

平日张扬跋扈的王少爷陷在床铺里低声喘息,肤色微微发红,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黏在脸上,眼镜不知去向,半睁半闭的眼里像两汪融化了的琥珀。

白月初觉得五雷轰顶也不能形容此刻的心情。

这、这是omega的热潮期?

他愣在原地半天,连王富贵砸了他一脸枕头也没感觉。

“白!月!初!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半撑起身子,王富贵极力做出凶狠的样子赶人,但怎么也掩盖不了热潮期的虚弱感。

“老王.......”白月初喃喃道“你......你是Omega?”

王富贵咬牙:“是又怎么样?看不起我吗?!白月初我告诉你,就算是这样本少爷也比你有钱有势!呃........”突如其来的一阵热潮让他曲起身体,尾音都颤了。

白月初呼吸重了几分,攥着床帘的手紧了又紧:“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你先好好休息。”

然后落荒而逃。

互相嘲讽十几年的死对头突然变成了弱不禁风的O,要怎么面对啊靠!

 

 

更糟糕的是,白月初是个Alpha。

 

 

Alpha是社会顶端的强者,Beta是普通人,Omega则是最脆弱稀少的弱势群体,存在的意义基本就只有为Alpha生育后代。

至少大多数人这么认为。

白月初趴在桌上发呆,满心忧虑:不管再怎么有钱有势,体质是不可变的,王富贵最终的选择只有和别人结合,接受标记。

那样骄傲且向往自由的的人,要在Alpha身下臣服辗转,眼里的神采会黯淡的吧。

就像哪怕前世是武绝天下的王权剑主,今生也不过是法力低微只能靠各种土豪法器撑腰的普通人而已。

一定,非常不甘心吧。

发表于2016-04-18.2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