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邪灵秘录同人】论如何攻略一座冰山(注意cp为邈默)

秦医生还是比较知趣,只待了一晚就匆匆带队离开,临走前不死心的给了鬼魂陈名片,特么的还是烫金那种,上面一连串的头衔差点没闪花我的眼睛。
“北京中医协会会员,滇地中医药会副会长,南京中医院主任中医师?”我目瞪口呆,“还真是和中医干上了啊,不过他肯定没你厉害,你说是吧老大?”
鬼魂陈把名片夹在指缝里来回翻看两眼,露出一丝思索的神色。
接下里的路程比较顺利,忽诺虽然不想继续当我们的向导,但架不住程阳义正言辞的忽悠和高酬劳的诱惑,还是带我们进了林子。刚进去时还没什么,没多久就起了雾,慢慢的可见度越来越低,几乎没法下脚。
忽诺解释说这座山常年这样,以前也有人雾气遮了眼踩滑摔断腿,但只要小心点就没事。
我心说这里可不就是叫天雾神山吗,雾是有了,神在哪儿?
民间传说五花八门,有的是胡编乱造有的是以讹传讹,即使有点真实线索也大多是扭曲的。就比如说上古传说吧,那时候有没有文字,全靠百姓口口相传,那漏处错处可多了去了,研究人员得发挥极端的想象力才能从里面找到一点当初的样子。我不是研究历史的,但结合最近的两次遇袭也能猜到一些,这座山里很可能是古文明的一个据点,哪怕不是也绝对有相关的地方,而苗族姑娘杀死怪物的故事搞不好还真有过,怪物八成就是古文明的产物,甚至就是那些身上有源码的动物。
这些猜测昨晚我也和鬼魂陈分析过,他不置可否,只说有遗迹迹象是真的,其他的却不一定。我想想也是,毕竟时隔多年,真相如何谁也不清楚,只希望不要出现基地里那几种机器人,我可不想再和它们干上一架了。
科技就是第一生产力啊,要不怎么说美国老是拍外星人入侵地球呢,人家有这个资本。
正胡思乱想着,脚下吧唧一声踩到了什么东西,我往下一看,被地上呈放射性炸开的鲜血吓了一跳,靠我这是踩了包血袋吗?!当下不敢多看,直接目视前方跟着向导继续前进,好在后面没出啥岔子,赶在中午前出了林子。
离寨子没多远就听到锣鼓喧天,炮仗乱响,忽诺遇上出寨的人问了两句,说是寨里的老人去世了正办丧事。
苗族的葬礼我知道一点,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宰牛,但到那儿一看,牛是没有,倒是有个牛鼻子老道摇着铃铛领着包白帕子的孝子贤孙绕圈,乐队敲着锣吹着喇叭,不远处青壮年点燃了鞭炮扔出去,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完全是从丧葬一条龙公司请来的节奏。
陈家的人一脸古怪,连鬼魂陈也表情微妙,不约而同对那念念有词的道士投过去诡异的眼神。
我在一旁差点憋笑出内伤。
忽诺解释道:“这里离山外算近的,都是从外面请的人,这么做很多年了,大家都习惯了。”
明清时期赶苗扩业,把原住的苗民赶走,代以官兵,土司,移民,大量的苗族要么成了土假,要么成了熟苗,生活方式逐渐向汉族靠拢,讲汉话取汉名,很多传统或多或少的丢失了,直到近些年少数民族旅游兴起,国家出台政策等,才渐渐重视起传统文化保护。
但汉化已久,突然要改变极为困难,大多数地方都像这苗寨一样,为了旅游重拾民族文化 ,但生活上汉族的习惯短时间还是改不过来,至少我看他们好多还是一口流利的汉语,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时不时蹦出一两句苗语。
塞了点钱,我们被安排到两家年轻人外出打工只有老人在的汉苗家庭里暂住,我,鬼魂陈,和两个陈家人住一家,程阳带着另外三个人住在隔壁。说是暂住,其实是看情况而定,鬼魂陈手里的地图翻译出来的路起码也是清代的了,难免有误差,还得问问当地的老人搜集信息。
我放好装备打算去四处转转,刚下楼就看见一陈家人拽着个小女孩和人理论,小孩看起来傻傻的,也不哭,苗家人一脸困扰,操着口音略重的普通话,大意就是傻丫头不懂事,原谅一下。
陈家那位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长得像个花花公子,平时赶路很少说话,一旦停下休息就各种闲聊,聊的话题也多,但基本我听不懂就是了。从同伴打趣他的话题来看也是个花心的,但除了这点以外办事很牢靠。
花心萝卜看来也是气急了,拽着小姑娘的手始终没放,反复问是谁家的熊孩子,不赔钱但道歉总得有。
我过去问了问,原来是花心萝卜端着相机拍摄时被猛的一撞,十几万元的相机就摔到石头上裂了好大一条口子,花心萝卜业余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摄影,当然生气了。
要是鬼魂陈看见了肯定会觉得他多事,所以一见我下楼他就往我身后瞅,气势也低了:“我就要个道歉,不会惹事,你别和当家的说。”
我翻个白眼道:“老子像那种打小报告的人吗。”又看了看小女孩,劝道,“行了,问清楚是哪家的送回去,找她家大人说吧。”

发表于2016-02-29.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