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同人】无妄(五)

突然要见父母了我整个鬼都是蒙圈的,但鬼魂陈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直接让陈巽去准备礼品和车辆,陈巽神色纠结,还是打电话吩咐了下去。
十分钟后我们到了宅门前,车和司机都已经等着了,陈巽把一堆礼品盒子塞到后备箱,转过头叮嘱鬼魂陈路上小心,别说太多话,最好看一看就走.......直到被鬼魂陈淡淡的看了一眼才住嘴。
司机发动车辆,渐渐远离陈家古宅,我回头看去,陈巽还站在门前注视着我们离开,不知怎的有些苍凉。
我又看向鬼魂陈,他自上车起就保持着闭目养神的状态,脸色白得跟纸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了呢。这会儿没什么太阳,我出来飘会儿倒不会灰飞烟灭 ,只是鬼魂陈的样子比之前更差,怕是供养我耗了太多的心血,于是主动提出回到锦囊里。鬼魂陈半睁半闭的看我一眼,好一会儿道:“今天是元宵。”
车窗外张灯结彩游人如织,确实一副新春佳节的好气象。
但对我这个鬼来说,过上元还不如过中元。
说起来陈家似乎也不在意这些,不说元宵了,就连除夕也没动静,鬼魂陈更是成天躲在房间里看书写字养鬼, 偌大的宅子里冷寂得很,要不是出了门我还不知道已经是新年了。
这么想来.......陈默也蛮孤单的。
车速很快,没几个小时就到达目的地:天津活人堂。
我无语:不是说见我父母吗?
结果车子根本没去活人堂而是停在对面一中医养生馆前,可能是元宵员工放假,养生馆大门紧闭,司机请示了鬼魂陈后去敲门,好一阵儿才有人来:“今天不营业,客人请明天来。”
陈默摇下车窗,道:“是我。”
开门的妹子顿了一下,道:“陈先生,你最好还是别进来。”
陈默不语,直接拎了礼品站到门口冷冷看她。
妹子犹犹豫豫的打开门,提醒道:“伯父在休息,伯母在天台。”
我正奇怪在天台干什么呢,结果一上去迎面就是浓重的香火味,中年女人蹲在地上往盆子里放阴钞,前面摆着个小香炉,插着三支香两只烛,燃了快一半了。
我心头一酸,即使不记得生前的事,还是说不出的难受。
明明是阖家团圆的元宵节,他们却守在这冷冷清清的店里,给早亡的儿子烧纸钱, 怎一个悲字了得。
陈默一语不发,走过去蹲在我妈的身边,拿起一叠“万贯金”仔仔细细分开,放到火盆里。我妈双手微微颤抖,好在没有情绪激动的破口大骂。我的死和陈默脱不了关系,从店员妹子的反应来看我父母也是知道的,说不定以前报丧的时候没少怨恨鬼魂陈,但又有什么办法呢?
烧完了纸钱,我妈起身擦了擦眼泪,说:“今天元宵,我也不想说你什么,东西拿走,哪来的回哪儿去吧,被孩子他爸看见又要骂了。”
陈默想说什么还是没说,转身下楼,路过客厅时把礼品放下,在店员妹子复杂的眼神中出了门。
司机正搓着手在街边等,见鬼魂陈出来便要发动车子,突然楼上一阵吵闹,一个中年男人粗哑的声音吼着:“我孙家是不是欠他陈家的!害了整整三代!这是要我孙家断子绝孙啊!他们要遭报应的!”女人哭着劝他:“孩子他爸,别说了,他们背景大.....”男人恶狠狠地咆哮:“来啊!来啊!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孙国储窝囊了一辈子,还不是连儿子也保不住......”说到最后也哽咽起来。
一声巨响,几个礼品盒从楼上扔出来摔在大街上,半个碎酒瓶滚出来,流了一地的酒香。
鬼魂陈垂眼看去,深黑色瞳中一片死寂空茫。
而我看着他的侧脸,感到深深的疲惫。

发表于2016-02-23.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