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邪灵秘录同人】论如何攻略一座冰山(cp邈默)

鬼魂陈果然没理我,我淡定转头,搓搓手往火堆靠近,嗯,真暖和。

没过一会儿那边就端来了食物,大伙三两口搞定后围着火堆聊天,忽诺道:“雨短时间内不会停,离寨子还远着呢,你们考察队不赶时间吧?赶时间可以从近路走,就是挺险。”
程阳道:“近路?怎么个险法?”
忽诺犹豫道:“就是条小道,以前有猛兽伤人,这几年都荒了。”
我心里一乐,别说猛兽了,就算有鬼怪也绝不是正儿八经道术世家的对手。
不出所料,程阳果断道:“走近路。” 
忽诺没想到到我们这么干脆,以为遇上了不知死活的知识分子,苦笑道:“老师,那路真不好走,以前出过好多事。”
程阳二十来岁一小伙被四十多岁的汉子喊老师倒也淡然,眉毛都不动一下就开始胡扯:“我们这次考察是为了研究新药,如果成功投入市场能挽救许多人的生命,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忽诺毕竟淳朴,这么一听也就同意了,可能自己也没以为那路很危险,不然也不会提出来。
大伙又闲扯了些话,都是关于草药医理的,忽诺听得云里雾里,偏又一副恭敬崇拜的样儿,看得我哭笑不得。话又说回来,以前的我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都是没什么见识的,虽然有大学证书却是个精神病科,要不是摊上个有钱的大伯现在不知道在哪儿找工作呢。
想到大伯,我心里颇不是滋味,寄来和阿莉的照片后他就没怎么和我联系,偶尔一两张明信片都是从国外发来的,埃及法国意大利,好玩的地方都去了个遍,我打心底为他高兴的同时又有些别扭,古文明遗迹基地里他对我下杀手的记忆实在太过鲜明,我已经不能确定这个变年轻的人还是不是那个溺爱我的大伯,或许......孙国民这个人早就不在了。
摇摇头决定暂时不想这些不高兴的,我转向一直没说话的鬼魂陈,正想问他怎么全程装深沉却发现他神情不太对劲,没有一贯的坚定,反而带着一丝迷茫。
这种神色在他脸上很少见,印象比较深的是雅鲁藏布大峡谷那次,那时上面给鬼魂陈的时间很紧,队伍里又混进了奸细,三方势力各自为政,鬼魂陈基本算是孤家寡人一个,差点被假货坑死。但陈巽办事牢靠,这次来的全是陈家人,总不会又有奸细吧?联想到之前反常的细节,也不是没有可能......我心下一沉,顿时多了几分担忧。
古文明的事绝对没完,得找个机会让鬼魂陈给我透透底,好歹有个心理准备。
又聊了一会儿就该睡了,我、鬼魂陈和程阳一个帐篷,两人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摆明了觉得我太弱不足以应对危险,好吧我懂这是在保护我,可是这也太伤人自尊了有没有!带着怨念翻来覆去睡不着,被鬼魂陈掐了一把才不甘心的安静下来。
远处传来沉闷的声响。
接二连三的巨响越来越大,鬼魂陈坐起身拉开帐篷往外看,半晌冷声道:“山洪。”
我惊了一下,山洪淹不到这儿,但横在去苗寨的必经之路上,要渡过去千难万险,更别说还有可能引发的泥石流。程阳一声不吭的穿好衣服出去,一会儿回来道:“向导说近路离溪流比较远,受的影响小。”鬼魂陈点头,拧眉道:“睡吧,明天早起。”
后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时听到程阳说了些什么,鬼魂陈好半天才回了他一句,很快又没声了。能在不确定我熟睡与否的情况下说的话估计也不是特别神秘,我也就没抵抗着睡意去听,只听到几个词,好像是“神话”“自尽”“传承”什么的,反正是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第二天早早拔营出发,没多久就到了忽诺说的近路,荒草横生的样子确实很久没人走过。忽诺拿着镰刀在前面开路,我们一行在后面跟着,走了许久连条蛇都没看见,更别提什么猛兽了。要是普通的冒险队伍早就开始嘲笑忽诺的胆小,但陈家人训练有素,全都不发一言继续前进。
很快到了傍晚,忽诺停下来道:“前面有片林子,老人们说晚上不能经过,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陈先生,您看......”
鬼魂陈抬头看了看,眯起眼睛,道:“原地休息。”
我道:“不是赶时间吗?”
鬼魂陈没看我,向程阳道:“扎营。”
程阳明显也有疑问,但什么也没说,把命令传下去,所有人停下开始扎营。我撇撇嘴,心道鬼魂陈越来越惜字如金了,回去绝对要缠着他解释来龙去脉,不说清楚就死缠烂打,反正他又不会把我怎么样。
......最多就是扎两把飞刀吧。
正想着,忽然身边一道黑影扑来把我重重压倒在地,我眼前一黑,五脏六腑都痛,天翻地覆之间只听四周嘈杂一片,鬼魂陈厉喝一声:“闪开!”
枪响,压在我身上的东西惨嚎一声滚了开去,还没等我喘口气,身下一个陷空,直直的往下摔落。
发表于2016-01-15.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