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同人】无妄(二)

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顶洒下一丝光线,锦囊打开了。
我打着哈欠飘了出去,刚落地就被面前两张相似的脸弄蒙圈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的人是鬼魂陈,站着打量着我的是另一个。长得那么像,难道是鬼魂陈的双胞胎兄弟?
那人看了我许久,眉头微皱,问道:“你什么都忘了?”
我挠挠头道:“好像是。”
那人转向鬼魂陈道:“当家的,把他交给我吧,你需要休息。”
鬼魂陈沉默不语,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的眼底有一丝极淡的悲凉,配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更添孤寂,我胸口处应该是心脏的地方莫名一紧,脱口而出道:“陈老大,你是不是受伤了?快去床上躺着吧,别硬撑。”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鬼魂陈一看就是冷傲高冷的类型,肯定不会接受我的好意,说不定还以为我觉得他弱看不起他呢。谁知鬼魂陈抬眼看了我片刻,一言不发起身便走。
这是被气跑的节奏?我满头雾水,跟着过去才发现是去卧室的路,顿时整个鬼都不好了:居然这么听话?
疑似鬼魂陈兄弟那人显然也有些惊讶,挑眉道:“难得当家的听劝。”
我黑线,果然是个冷硬的主。不过倒是奇了怪,怎么我说一句他就听了?难道我生前和他关系很好?或者他欠我钱?
.......好吧后一个猜测我自己都不信,我欠他钱还有可能。
那人道:“我叫陈巽,你可以叫我巽叔。当家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魂魄,至于你的身体,抱歉,实在带不回来。”
我不爽道:“你比我大不了多少吧,叫叔我可叫不出口。”
陈巽无奈道:“你能不能抓住重点。”顿了顿,又道,“如果你的身体还在,活人堂有四成的把握让你复生,现在......”
他没有说下去,但我已经懂了,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想了想才道:“以前的事我全忘了,是生是死也无所谓,反正以后也能投胎转世对吧。”
陈巽有些讶然,转而苦笑:“你想投胎,恐怕当家的不会同意。”
卧槽,我是不是真的欠他很多钱?
陈巽又道:“以前从未见过当家的对谁如此上心,把你炼成葫芦仙也是逼不得已,你别怨他。”
我越琢磨越不对,问道:“你是说他想救我?”
倒不是我认为鬼魂陈冷血,只是没想到他对我的性命这么在乎,听陈巽的说法,鬼魂陈可是为我耗尽了心力,这可是非常罕见的。
陈巽目光一冷:“当家的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 
都失忆了上哪儿清楚去......好吧我错了你别瞪我。 
看我认罪态度良好,陈巽缓下脸色,道:“当家的也不容易,你体谅一下,以后在他身边多照顾照顾他。”
虽然我不觉得自己能照顾他什么还是赶紧答应下来,穿墙飘进鬼魂陈的卧室。 
鬼魂陈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神情虚弱却没有睡意,看见我进来只是默不作声的扫了我一眼。他本来是很俊的一个人,现在却有些憔悴,我虽然没什么记忆也觉得内心被触动了:他真的很在意我。
我道:“陈老大你是不是睡不着?我给你讲故事催眠怎么样?”
鬼魂陈挑眉,嘲讽之意明显。我全当没看见,自顾自的开始讲,什么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全混在一起胡扯一通,直把鬼魂陈听得嘴角抽搐,却也没打断我。
瞎掰了个把小时左右,实在是编不下去了我才停下,转头一看,鬼魂陈已沉沉睡去。我注视着他平静的睡颜,不知为何心中一阵苦涩。

发表于2015-11-09.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