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邪灵秘录同人】论如何攻略一座冰山(cp邈默)

第二天一早我们收拾装备准备进山,预先找的向导却掉链子,说家里有事来不了,老板娘听说了热心道:“你们要进山考察?正好小北要回寨子里,叫他带你们。”
说完她转头喊了几声“阿弟”,没人应,倒是大厅里一吃早餐的哥们搭腔:“小北走了半个多小时了,要不我来带吧。”
老板娘嘀咕了句“怎么不打声招呼再走”,又向我们道:“忽诺带队也很有经验,你们和他一起怎么样?”
忽诺岱劳是黎族,老板娘说的寨子却是苗寨,不过忽诺常去那里,路很熟。鬼魂陈略一思考就答应下来,谈好价钱后立即上了路。这个季节正是草木茂盛的时候,山里一片生机盎然,植物湿润的气息萦绕鼻端,让人神清气爽。虽然前路莫测这会儿我心情还是出奇的好,沿途辨认着各种草药,时不时和队友瞎扯两句。

我身边的人叫程阳,二十出头,比较内向寡言,我说十句他才回一句,和他当家的一个德行。不过倒是对植物知识很热心,我指什么他回我什么,还附带相关解说,不愧是活人堂出来的。
被普及了几种草药后我随口问了一句:“你觉得你们当家的怎么样?”
程阳愣了一下,道:“很厉害。”顿了顿又道,“有时候让人害怕。”
我心想鬼魂陈虽然自带震慑效果但也不至于吓到自家人吧,便问道:“什么时候?”
程阳道:“年底考察。”
我道:“........可以理解。”
程阳道:“不是考察业绩,是考察医术道术。没通过的酌情处罚,多数是关禁闭抄医书。”

这和大伯罚小黄狗的方法差不多啊?我诧异道:“也不至于害怕吧?”
程阳苦笑,道:“禁闭室里有很多厉鬼和怪物。”
..........我好像知道鬼魂陈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怎么来的了。
山路越来越难走,下午更是下起了暴雨,气温骤降,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很不舒服,忽诺看了看天色,对我们道:“前面的小溪可能已经涨水了,安全起见,明天再走吧。”
我们自然是无异议,被忽诺领着到了一个山洞,里面比较干燥,空间也挺大,一行人进去后点燃篝火烤衣服,架起锅煮饼干糊。我作为陈老大的好兄弟当然不用动手,,就坐在鬼魂陈身边看他和忽诺交谈。
忽诺道:“你们来晚了点,早些时候来还能赶上火把节,晚上漫山遍野都是火把,山羊成为节日的祭品,永远停止了吃草,酒碗摆出来,酒坛搬出来,转转酒喝起来,人们围着篝火唱歌跳舞.......”
鬼魂陈显然对这些没兴趣,打断道:“你们这里有什么当地传说?” 
忽诺想了一下,道:“以前有个苗族姑娘为了族人杀死了怪物,也付出了生命, 她的坟墓上长出了许多珍奇的药材,我们尊称她为药师婆婆,这个算不算?” 
少数民族常有这种青年男女牺牲自己为民除害的故事,忽诺说的也差不多,唯一让我在意的是“药材”这两个字,小叶紫檀也是药材,该不会坟上长出的药材里也有吧?虽说这种传说听起来很扯淡,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果然鬼魂陈道:“有哪些药材?” 
忽诺道:“我不是苗族的,不太清楚,到了寨子里问问他们吧。”
接下来忽诺转而询问我们的目的经历之类,鬼魂陈只轻飘飘的回了一句“植物考察” 就不再言语,忽诺自己说了几分钟,感觉无趣就边抱怨“前几天带的考察队伍也没这么严肃啊”边默默走开。
火光映照下鬼魂陈的神色很淡漠,他只穿了一件黑背心,湿透的发尾贴在白皙的脖子上更显冰冷,手臂上几道愈合不久的伤痕看着仍然很疼,我凑过去道:“陈老大,咱先不想那些糟心事成不?你老板着张脸我渗得慌。”
当然我是开玩笑的,鬼魂陈保持面瘫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说只是想找个话题缓解下莫名凝重的气氛。


发表于2015-08-28.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