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邪灵秘录同人】论如何攻略一座冰山(cp邈默)

装备已经先一步托运到云南,我们八个人则分为两组,各自搭乘两架飞机从天津直达昆明。以前因为装备过不了安检的缘故十有八九都是坐火车,这么舒服而高效的出行方式很少能享受到,而且还是高大上的头等舱。我心情舒畅的吃着水果,看着窗外层层云海,那叫一个爽。
相比之下邻座的鬼魂陈就淡定得多,他即使是懒散地靠在椅背上也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逼退了不少借着服务的名义来搭讪的空乘小姐。我在一旁看得纠结,鬼魂陈长相很招小姑娘喜欢,性格又是最近流行的冰山系,简直就是小梦看的言情小说里的霸道总裁,总是不断有桃花凑上来。但这人似乎对谈情说爱完全没兴趣,以前还可以说家族任务为先不考虑这些,现在事情早已告一段落他却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
不过鬼魂陈看起来确实不像会为爱所动的人,我也无法想象他挽着一个女人的手步入婚姻殿堂的样子。真要说的话,恐怕只有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的人才能把他这座冰山给融了。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继续吃葡萄,还顺手递给鬼魂陈一颗,鬼魂陈看我一眼,接过去放到他面前的果盘里,我暗地里翻个白眼,不知道该不该感谢他至少没有无视我。
三个半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下了飞机又是五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行人到达双柏县时天已擦黑,找到预订的旅馆打算随便吃点什么就去睡觉。老板娘挺热情,张罗了一桌当地美食,我有点晕车没什么胃口,夹了些蘑菇慢慢吃,吃着吃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哪儿来的《王者之音》?
众人也发现了,一个个露出茫然的表情,只有鬼魂陈神色古怪的看着我,大概在腹诽我吃个饭也能想女人 ,我一急,赶紧道:“陈老大我什么也没想!”
说完我也觉得奇怪,情歌蛊以前没这样过啊,怎么突然就自己唱起来了?
鬼魂陈眉头一皱,四下看看似乎没什么发现,转过脸想对我说什么,歌声却突然停了。
我们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诧异和警惕,云南是蛊虫的大本营,我肚子里的情歌蛊就是云南迁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苗人的杰作,历经千百年还能在地底存活的虫子,怎么听怎么恐怖。到了现代很多蛊虫都已失传,但也可能有一些漏网之鱼流传下来,我们对这些东西知之甚少,唯一能依靠的只有驱虫效果一流的情歌蛊,要是它也失控了,接下来的路只怕会很难走。
或许这家旅店藏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换旅店太麻烦,时间也不够,最终我们决定先过一夜,明天启程进山。
当晚我和鬼魂陈住的双人间,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的感觉脖子边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随手一抓,那东西突然一声尖叫,吓得我差点没跳起来,黑暗中鬼魂陈那张床传来声响,一道银光擦着我脸划过去,噗呲一声,手心一片温热的液体。
............我满脸黑线的把那东西扔出去。
鬼魂陈开了灯,那东西已经只剩半口气,在地上一抽一抽的,看着像只老鼠。为什么说是像呢,因为它长得和普通老鼠有点不同,身上的花纹很古怪,十分眼熟,我正想着在哪儿见过,鬼魂陈冷道:“是源码。”
源码?
我正用纸巾擦着手,听见这个词不由一惊,蹲下去仔细看了看,还真和四川雪山水底鬼魂陈拍到的那些符号一样。只是体积太小图案模糊不全,也亏得鬼魂陈能认出来。
我混乱片刻,道:“这里也有古文明遗迹?”
我以为关掉能量堆之后事情就结束了,现在看来不过是暂时的宁静。鬼魂陈这些天一直没提找紫檀木茶杯的原因,估计也和那个消失的古文明脱不了关系。
鬼魂陈脸色凝重,捏着飞刀翻动那只动物,最后找了个塑料袋装起来扔到床底,淡淡道:“睡吧。”
我对他仍然不想解释的态度有点不满,但想了想也就释然了,鬼魂陈的脾气就这样,我只要知道他不会害我就行了,于是依言翻身上床,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发表于2015-08-18.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