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邪灵秘录同人】论如何攻略一座冰山(cp邈默)

第一部 天雾神山
我以为鬼魂陈那种变态的体质淋点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早上我醒来时他还昏迷着,全身滚烫,烧得不省人事。
印象里一般的小伤小病鬼魂陈也能像没事人一样到处闯,现在这种情况真的很少见。昨晚处理伤口时我也看过了,很像是什么大型动物抓出来的,但问题是,天津城里哪来的大型动物?就算真有什么猛兽,以鬼魂陈的武力值干掉也是分分钟的事。
我正想着,小刘进来把几样东西放在床头,道:“老板,这些是陈先生衣服里的。”
昨晚我替鬼魂陈换了身干净衣服,原来的交给小刘扔洗衣机里,倒真没注意有什么东西。这会儿才看清是两个锦囊和一张纸。鬼魂陈养葫芦仙,身上带着这些也不奇怪,但我一眼扫过总觉得不对,再仔细一看不由大惊:这不是民国小姐和羊角辫小孩的锦囊吗?
他们都被困在陈家鬼宅,难道鬼魂陈伤这么重是因为去了陈家鬼宅?
可是如果鬼魂陈是陈家鬼宅里受的伤,他怎么也该就在北京治疗啊,跑我这儿来干嘛?
除非......有什么一直在追着他。
或者是活人堂里出了什么事,他没有地方可去,只有到我这儿来。
想到这儿我准备给陈巽打个电话,结果一开机我差点没哭出来,十几个未接,全是杨大美女打来的,拨回去却提示关机,顿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也怪我昨天处理完鬼魂陈的事就顺手关了机,这下可好,媳妇生气了。
但再怎么后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只有尽力去弥补,想来想去杨博士喜欢的东西还是和考古有关,便盘算着送她个文物。还没等我想清楚,小刘端了早餐过来,香气扑鼻,勾得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于是也不管什么文物了,赶紧开吃。
吃完后鬼魂陈还是没有清醒的迹象,没办法让他吃东西,好在水还勉强喂得进去,于是我叫小刘弄点退烧的药来,准备等会儿给他灌下去。等候的时间里我给陈巽打了电话,也是关机,无奈之下我只有拿了那张纸看,不出所料是那种奇异的符号,估计还是和那个远古文明有关。
直觉告诉我这或许又是一段麻烦的开端,但我竟隐隐的感到兴奋,大概人都是这样,安逸的日子过久了就想找点刺激,哪怕理智上我知道这刺激很可能要人命,仍然不由自主的有点期待。

事实证明鬼魂陈的身体素质还是比普通人强了不少,一副药灌下去没多久就退了烧,等他醒来的间隙里陈巽给我回了电话,上来就是一句:“孙先生,当家的在你那儿?”
我扫了昏迷中的鬼魂陈一眼,拿着手机出了房间,道:“是,怎么了?”
陈巽道:“当家的要去云南,人手和装备过几天到。”
云南?
说起云南,常人联想到的是丽江大理之类的旅游胜地,我想到的却是各种各样的蛊虫,之前的冒险历程中我看过太多被虫子弄死的人,更别提我自己身体里还有只功效神奇的情歌蛊。这情歌蛊来历奇特,功效更奇特,虽然给我日常看美女带来了点麻烦但利大于弊,基本上任何毒虫出没的地方不用带杀虫剂,带我自己就够了。
所以陈巽一说地点我就知道为什么鬼魂陈要来找我了,于是问道:“去那里做什么?”
陈巽道:“找一样东西,具体是什么只有当家的知道,路上还请孙先生多留心,一有状况就转告给活人堂。 ”
我道:“你这么确定我会去?”
陈巽似乎笑了一声,道:“以孙先生和我们当家的关系,相信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然后挂断了电话。
.............靠。
我无语,但也没法反驳,如他所说,只要鬼魂陈一开口,刀山火海我也会跟着去。谁叫我早就把他当成同生共死的好兄弟了呢?
返回房间时鬼魂陈刚刚醒来,正拿着地图翻看,见我进来头也不抬,先扔来个东西。接住一看果然是那个羊角辫小孩的锦囊,这大概是不计较上次在陈家鬼宅的事,把这个小鬼又送我了。我也不客气的收下,挂到脖子上。
说起来我和鬼魂陈也有段时间没见,这次一见面就是在他重伤的情况下,估计接下来的事情麻烦程度绝对不低,但我好歹是经历过生死关头的人,也不怕再吃些苦受些累。
我也不和他磨叽,直接开门见山:“陈老大,具体情况给我说说吧,要找什么东西?你又是怎么受伤的?”
其实我不指望他能解释多少,这小子的性格我算是摸透了,他不想说的事情你再怎么问也没用,倒不如顺着他,多做事,少问话。

鬼魂陈总算还是比较给我面子,简单的描述了去陈家鬼宅取地图顺手带出民国小姐和羊角辫小孩而后被鬼宅里的“东西”追杀受伤的经历,至于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他却语焉不详,我估计当时场面太混乱他也没看清,毕竟能把他逼成这样的肯定是厉害角色。
而鬼魂陈要找的是一个紫檀木茶杯,按地图上的记载应该在云南一座古称“天雾”的山里。
说实话我有点懵,对古玩稍微有点常识的都知道,紫檀木“五年一年轮,八百年始成材”,名贵异常,动辄成千上万,但以鬼魂陈的财力绝对不成问题,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找一个茶杯?不过转念一想我就释然了,鬼魂陈要找的绝对不会那么简单,那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茶杯。
说不定是镶钻石的茶杯.......
我胡乱的想着,道:“陈巽说过几天来人,你先休息,我去给你端早饭。”
鬼魂陈刚醒,不能吃什么太辛辣的食物,我之前让小刘熬了药粥,这会儿应该还热着。我到楼下亲自端来,被小刘看见说了句:“老板和陈先生关系真好。”我心想那可不,好歹大风大浪一起闯过,也互相救过对方,这兄弟情谊可不是吹的。
伺候鬼魂陈吃完饭差不多到了换药时间,我自觉自愿的拿了药箱准备动手,鬼魂陈倒也配合,干净利落的脱了衣服。昨晚的紧急处理只是勉强止了血包扎了伤口,这会儿白天的光线下看着简直触目惊心,几乎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伤得更重,我心想都这样了还只养个几天就去云南冒险?要不要这么拼。
但从鬼魂陈的态度来看我知道再怎么劝也不会有用,只有放弃了劝阻的想法,转而下定决心一路上多护着他点,以前都是他在前面趟雷,这次该换我大发神威了。
有只情歌蛊也是件好事。
接下来的时间里鬼魂陈一边养伤一边查资料,大致弄清了天雾山的所在。滇中地区,距离最近的是县城叫做“双柏”,开发程度不错,去那儿旅游的人不少。我心想那个杯具......不对茶杯,也不知道在山上哪个角落,就算有地图过了这么多年也不一定找得到,不过也没什么,我只需要听陈老大指挥就行。以前那么多生死关头都过来了,还怕什么麻烦。
一周后陈家安排的人到了,六个人,清一色的男性。出发前我给杨博士打了电话,居然还关着机,可能真是气狠了,我发了第二十七条短信,告诉她我和陈老大出去办事了,希望回来以后能得到她的原谅。
当然,前提是能活着回来。

发表于2015-08-15.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