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邪灵秘录同人】论如何攻略一座冰山(cp邈默)

我叫孙邈。
今年29岁,在天津开了家中医养生馆。
大学里我学的是治精神病,为这大伯的徒弟小黄狗没少挤兑我。没办法,他学医的天赋摆在那儿,医术这块儿我还真比不上他。
不过后来他爸死了,他回去继承家业,医术只能放下了。好在又来了个王哥,大伯的衣钵才算有了传承。
虽然我医术不行,但我有个好大伯,资助我开了个药铺,现在上了执照转成中医养生馆,收入稳定。又有个谈婚论嫁的女朋友杨博士,算是过得不错。
上面提到的人都和前几年的一件事有关,但真要说清楚一天一夜也不够,先略过。

最近我心情不太好。

杨博士和我闹别扭了。

原因很简单,约会我放她鸽子了。
药王祖师爷在上,我孙邈虽然有时候有点不靠谱,但放女朋友鸽子这种事还是做不出来的。
事实上……那天我把约会给忘了。
先别笑,我又不是故意的,实在是事出有因。

中医养生很火,我的医馆生意自然也不差。

约会前一天我忙到很晚才睡,半夜迷迷糊糊听到手机响,也没管,翻个身继续睡。
结果铃声一直响,吵得我火大,抓过来没好气的吼道:“谁啊!大半夜打什么电话!”
好一阵儿都没声。
靠,神精病?
我怒了,正打算噼里啪啦骂几句再挂掉,那边突然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孙邈……”
我一个激灵,睡意全飞。
这声音我太熟悉了。
“陈老大?”
绝对是鬼魂陈没错,但他为什么这时候打过来?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半晌才来一句:“下楼……”
我愣了,心想这是做什么?
疑问归疑问,听鬼魂陈的总没错,于是我赶紧爬起来穿着睡衣就准备下楼。
外面下着雨,室内温度也有点低,我下了床被冷风一吹,打个哆嗦,脑子里冒出个诡异的念头来。
该不会是鬼来电吧?
说真的,鬼魂陈不负我给他取的绰号,说话轻飘飘的,体温又低,一个不注意就能吓人一跳。
电话里他的声音比平时更像鬼魂,简直是地底下的召唤。
这么一想,我纠结了。不过大男人哪能被一个电话吓倒,又不是午夜凶铃。
我咬咬牙几步冲到楼下,开门开灯。
我……我勒个去!
门外居然是鬼魂陈!
他脸色惨白,浑身湿透,右手握着手机站在雨里,一双漆黑的眼珠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那场景实在有些渗人,我吞了吞口水,道:“陈老大,出什么事了……”
话没说完他就向我倒过来。
我大惊,赶紧扶住。
这一扶冻得我打寒颤,再一看鬼魂陈身上有好几道伤口,鲜血不停的冒。他眼睛也闭上了,明显伤得太重失去了意识。
这得多厉害的对手才能把鬼魂陈伤成这样?
我没细想,救人要紧。
他伤得不轻,走到这儿就脱力了,我只得把他背上去。客房也来不及收拾,干脆先放到我床上,又去把隔壁的小刘叫醒。
“老板,现在是凌晨。”
小刘很淡定,但眼里写着“不说清楚明天早饭没了”。我翻翻白眼,道,“这月奖金加一千,赶紧过来救人。”
包扎完伤口天都亮了,我实在困得撑不住,就叫小刘先守一会儿,我打个盹。
结果……我醒的时候和杨博士约好的时间早过了。


发表于2015-08-15.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