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用一个浪漫的说法吧,文字指引我们的灵魂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画风奇特的三妹


人三的另一种性格发展可能性。
只有她没有入水镜的前提(或者说后续影响?)




四公主咯咯笑起来:“原来是这儿,真君梦里就是这儿……三妹妹,你们不愧是兄妹!”
众人听她转述过梦境,默然不语,只见三圣母拂开层层牢门抵达深处,足尖一点,飘向水池中央。
——————然后把杨戬扔在莲台上。
虽说她是弯腰扔的,撒手时离莲台不到一尺,经此震动杨戬还是侧头喷出口血,鲜红溅在台上映着水光,端得是触目惊心。三圣母委实被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哮天犬法力全失无法飞过水池,只能游过来,扒着莲台哀声叫唤“主人”,三圣母心烦之下挥手禁了他的言,他只有发出“呜呜”的悲泣,泪水淌了满脸。
别说三圣母头大,就连水镜中人也无法可想,眼巴巴看她怎么处置。
数千年来需要杨莲自己动脑子的事实在太少,这一为难就又想起往日什么都能解决的二哥,但杨戬如今这样什么也做不了,更别说出谋划策了。
三圣母唯有认命的一咬银牙,祭出宝莲灯。
沉香和小玉站在水中,见状伸手去拦,镜外更是几声惊呼,怕极了三圣母用宝莲灯的模样。
淡淡光华覆下,不是攻击性的法力,而是温和软暖的,带着数千年前的众生之母的气息,落在这方寸之地。杨戬紧蹙的眉略松了松,呼吸渐趋平缓,脸上有了些血色。
灯油用得飞快,三圣母疑惑的看了看,只能承认哥哥伤得极重,连宝莲灯也不能轻易治好。
小玉眼中光华一闪:“娘问我要过几次灯油,说是去除妖,难道是用来给舅舅治伤?”
众人皆大大松了口气,七嘴八舌讨论起三圣母不计前嫌救治兄长的可能性,到最后竟似笃定了杨戬被藏在水牢中安稳过了三年,开始憧憬起出阵后的日子来。
百花却突然道:“三妹妹确有几次用宝莲灯除过妖,沉香,你可记得陛下的旨意?”
这说的是新天条出世后的一些杂务,刘沉香作为劈山救母的小英雄也领了些,奔波了几个月,有些妖物拿不下,都是三圣母带着宝莲灯来解决。
希望被打碎,众人沉默下去,唯有沉香生出不同的心思来:一次也好,只要稍稍治一治,舅舅一定有办法扭转乾坤……
灯油耗尽,三圣母挥袖把哮天犬弹回岸边,自己也飞身而下,拧眉道:“我不能带你们回刘家村,彦昌和沉香会不高兴,就在这儿呆着吧,我过几天再来。”
走了几步又回头,把莲台扩大几轮,又加了个光柱,方才离开。



华山水牢被劈开过一次,上头石壁如今是一线窄窄的山缝,遮不了风,更有雨水顺着流下,滴在莲台上,慢慢浸湿了杨戬身上的衣物。
哮天犬的禁言术杨莲没解,生耗了三天才自然消失,哮天犬一得了自由便鬼哭狼嚎,光柱术法下他连池子都下不去了,更是嚎得死去活来。
杨戬与其说是自然醒来,不如说是被活活吵醒的。
他睁眼,上方是一线苍白的天,耳边是潺潺水声和哮天犬的哀哭,好一会儿才明了了什么。
这里是……华山之下。



杨戬露出极淡的一个笑。



他梦中从未离开过的地方,大概也会是他的埋骨之地。
只是是谁带自己来这儿的呢,沉香?玉帝?
还是……三妹?



发表于2018-03-12.3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