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用一个浪漫的说法吧,文字指引我们的灵魂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画风奇特的三妹



人三的另一种性格发展可能性。
只有她没有入水镜的前提(或者说后续影响?)






水镜中,细雨连绵,泼皮张领着群手下又进了土地庙,哮天犬哆嗦着扑在主人身上,连声哀求,却被拉开,眼睁睁看着主人毫无知觉的身体在恶丐脚下翻滚,呕血……
小玉攥着沉香的胳膊,指甲扎进了肉里,她偏头看着丈夫,眼中神采怪异:“沉香,娘为什么没进来?”
龙四一声悲泣,是啊,为什么三圣母没进来!
这么多人都进了水镜,偏偏是杨莲躲了过去!这些最该让她看看!
看看她的哥哥,为她做到了什么地步!
又落到什么样的下场!
沉香看向妻子,露出古怪的笑容:“娘……娘被舅舅惯坏了……看见了,也会吓到……舅舅也,也不愿意被人看见……”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昆仑之后再也没人见过舅舅,或许舅舅已经,如愿赴死……


土地庙外,雨丝飘飘洒洒,哮天犬哀哭的声音传出去好远,泼皮张又踹了杨戬一脚,破口大骂几句,言语十分之难听,哮天犬如何能反驳,只哭着喊“不要打我主人”“我什么都愿意做”。
泼皮张啐了一口:“指望你讨钱?呸!还不如把这个瘫子带出去呢!”说完似乎想到什么,狞笑道,“明天你就带他上街!不去就打死他!”
水镜中人皆是大惊:竟是要这般折辱他么?
如果是这样,哪怕早早死了,也比现在……
哪吒狠狠闭了眼:“沉香,你那一斧子为什么不劈重点!”
沉香尚未回答,远远一个熟悉的女声先传了过来:“……胆子倒是不小!”
水镜中一干人等如闻霹雳,纷纷跳起来愕然四顾,只见那女子悄然而入,仙气飘渺,右手高执着一盏莲花状的灯。
竟是杨莲!
彼时三圣母才从华山下脱困不久,眉目间尚有阴郁的影子,她看了庙里乌烟瘴气的乞丐们一眼,又看向地上,露出一个愤怒又纠结的表情:“打他?轮得到你们!”
光华乍现!
须臾,庙中只剩了哮天犬,杨戬,墙角的老乞丐。
沉香倒吸一口冷气。
三圣母并不知有旁人看见这幕,只拿着宝莲灯冷静的看向昏迷不醒的哥哥,慢慢的踱过去。
哮天犬显是被吓坏了,见她过来慌忙扑倒在地急急磕头:“三圣母,求你了,主人他身上有伤,你放过他吧!放过他吧!”
三圣母站住了,脸上浮现不屑和不信任:“他能受多重伤?和以前一样爱骗我!别以为这样就能赖账,把我压在山下二十年,不是一个园子的花草能解决的!”
别说哮天犬愣住,就连水镜中众人也傻了,倒是沉香最先反应过来:他这娘亲,似乎是想向兄长讨回补偿,和在灌口被他“诈伤”吓到一样,让兄长找奇珍异宝给自己压惊……
一时之间沉香哭笑不得,仰头逼回泪水:可是啊娘,你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能再为你做什么了……一旦你发现这个事实,会怎么做呢……
三圣母的确是这么个意思,绕过哮天犬俯下身揪着杨戬的衣领一阵晃:“醒醒,别装了,你看着我。”
杨戬毫无反应。
三圣母还待再摇,哮天犬抢上来大哭:“三圣母,主人他,他真的伤得很重!”
三圣母终究不是个傻子,见此脸色微变,搭上哥哥的脉。
她这一把脉把了好一会儿,面上神色变来变去,看得水镜中人胆战心惊。
小玉推了丈夫一把,轻声道:“沉香,娘从来没说过她见过舅舅。”
沉香缓缓点头:这是事实。
康老大喃喃自语:“二爷到底是生是死 ?”他注视杨莲,“三圣母,你救救二爷吧!他是你哥哥!”
哪吒一边冷笑:“哥哥?他难道不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又怎么对他的?”一边却祈求杨莲发发善心,不让事情至无法挽回的地步。忽而颓然一笑,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她?
三圣母把完了脉,眼底浮现气恼和矛盾,起身在庙里走了几步,回头怒视:“哼!”
众人心下一沉。
却见三圣母上前拨开哮天犬,一把把杨戬抱了起来。
她本是弱质女流,又生得娇嫩柔美,怀里抱着个大男人的画面着实古怪,但她偏偏颇为轻松,甚至为与预期不同的重量皱了皱眉。
“这么轻……算了,也好驾云。”
她往外走去,老乞丐仿佛梦一样出声:“神仙娘娘,那些人……”
三圣母对着他倒是一派圣母娘娘的温和慈悲:“只是送到远处,走个半年能回来的。”
而后颠了颠怀里的重量,不自觉的露出几分幼稚的赌气神色,向铺天盖地的雨水走去。
哮天犬梦游似的跟着。
金锁带着一群惶惑不安的人坠在后头。




风雨掠面,云气漫天,三圣母驾了一小会儿的云,在某处降落下来。
一干人等抬头一看,面面相觑。

华山水牢。






发表于2018-03-12.3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