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用一个浪漫的说法吧,文字指引我们的灵魂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春近(下)



Abo,乾元坤泽设定

晓宋,生子

标题取自《闲云志》歌词“姑苏暖云梦春近”



宋岚一介凶尸之身早已不容于世间,向来是捡僻静处走,这次多了个小小,不好再总往山林里钻,行路渐渐近了城镇。
小小长于山中,自幼接触的除了师祖师叔唯有兽类,好不容易见了旁人,恨不得把天下都看尽。总归记得自家爹的性子,平日里虽野但也有度,一路陪着除魔歼邪,要是宋岚出门不带她,就在屋里逗嘲风玩。
说到嘲风,这兽总是躲着宋岚,被小小拖着接近就大声咆哮,宋岚自是明了:神兽厌妖邪,如今他也算在妖邪里了。
他心底有几分悲苦,却不肯告知小小。这孩子生来混沌,颇有几分憨直,若是得知缘由怕是会不管不顾找薛洋捅上一剑。


然而薛洋早已死了。


小小十三岁时陪宋岚回了义城,着手改风水,设阵法,超度魂魄。
这些事宋岚很早就想做,但前些年里义城实在是梦靥一般,他夜里不需睡眠,眼前一遍遍浮现的全是死在剑下的人。
薛洋可恨,但自己和星尘终究是做了他的刀,不管知不知情,终有罪在身。
听评书的人对自己同情居多,但义城居民又何其无辜。
小小听不得旁人诋毁双亲,却隐约觉出爹爹的心结所在,不再嚷着找父亲,只老实做事。
又过了两年,义城渐现生机,宋岚却撑不住了,他不如温宁完善,又耗力过巨,魂魄涣散,慢慢的丧了五感。
冬日里宋岚突然清醒了一刻,像是从长久的梦中脱身,眼中亮如星子。
他握紧女儿的手。
小小跪了下来,看着他。
豆蔻年华,混沌未开,容貌像她父亲,眼睛却像极了自己。
他想了很多,比如婴儿细小的手指,初生的乳牙,再见面时长长短短如嘲风啃过的头发。
晓星尘微笑的脸。
雪落下来了。


魏无羡平白多了个师妹,听了前因后果甚是唏嘘,接过晓星尘阿菁的锁灵囊,又留小姑娘在身边待了些时日。
有一日小小向他拜别,行的是大礼,魏无羡坐着受了,问她:“非如此不可吗?”
小小道:“若是含光君知道有回溯之法,他当如何?”
魏无羡于是不再劝。
“你现在就要走?”
得到肯定回答,夷陵老祖微微一笑,陈情在手中一转,穗子晃出血光:“我教你些东西。”




十六年前,白雪观。

她在石阶上坐下来,慢慢解开布带,握紧拂雪,默念两遍斥令。


小路尽头模糊显出个少年人的影子。


檐上嘲风叫了一声。



春雷始鸣。



发表于2018-02-19.10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