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用一个浪漫的说法吧,文字指引我们的灵魂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恶意》

冷圈的好处之一,没有那么多闲得发慌的无聊人士撕来撕去
人啊……永远在争斗之中

不成:

※突发灵感,意识流产物


※只是一个歌曲安利:《她曾活过啊》あいみょん










无人知你模样,无人知你姓名,无人知你身份,无人知你所处地。


因此你可以纵情安置你无处安放的一切,不必顾忌。











眼前的黑暗无边。


它是黑得如此纯粹,没有一丝光亮能够渗入。


她站在这黑暗里,尽管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她看见,但她仍是开心的环顾四周。


从今天起,她要在这里,为她喜爱的一切努力!


她抬起手,手掌中浮现的颗颗光球升入黑暗中,化作一张张凝结她所有心血的画,一篇篇她反复推敲修改过的文,一幅幅倾注她所有努力的字。


她仰头凝视着她的心血,满心满眼的欢喜满足。


没有人看也不要紧,她只是想要为她的所爱做些什么。


她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甜蜜。


一开始,她的世界里是寂静一片。


但随着她的不断进步,努力产出,渐渐的,黑暗里有声音响起:


“字写得好好看!”


“这篇文可以说是写得非常的好了!”


“啊啊啊啊啊画得太好看了吧!!!!!高声赞美!!!!!”


“天哪画的这个我本命!太太我给您表演一个光速离世反复跳楼!!!!”


……


她没有想到竟然能得到这样多的肯定和称赞,不由得开心极了。


她欢笑着,高声回复:“谢谢你们的喜欢!我真的超开心的!”


她在这片黑暗里呆了很久很久,听见了很多不同的声音,结识了很多新朋友,还拥有了自己的亲友。


她渐渐的有了自己的小粉丝。他们喜欢她,她也喜欢他们。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报他们的喜欢,于是拼尽全力的产粮,认真回复他们的每一个留言,努力安抚每一个向她诉苦的人。每次在得到对方“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感觉好多了!本来以为太太很高冷,没想到会这么温柔!”的回复时,她都很开心,觉得一切努力都值得了。


她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美好极了。有这么多可爱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粉丝越来越多,她的名气越来越大。


在那片黑暗之外的世界里,她逐渐长大,经历了很多。


被相处了5年的好友背叛,父母离异,从小抚养她长大的奶奶去世,成绩不理想,班主任为升学率对她施压,创作不被人理解……


她渐渐的无法再像从前那般快乐,心上开始压上一些沉重的事物。但这一切她都没有在那片黑暗里说过,顶多是受不了的时候跟亲友轻描淡写的提一句,便再没了下文。


她不想把她任何的负面情绪传达给那片黑暗里的人。


因为她觉得那里的人都是如此可爱,她不忍心打扰。


然而在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她和往常一样兴冲冲的将自己用心画出来的画放进黑暗里的时候,响起的声音里忽然闯入一个陌生的声音:


“只有我觉得画得很一般么?”


像是平静湖面被人掷入了石子,涟漪一圈圈扩散开。


“哇原来不止我一个这么觉得!抱住友军!”


“说真的,我感觉真的很一般甚至还有点丑……再练练吧。 ”


“恕我直言不过是靠着颜色好看而已,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高人气。”


……


她听见那些声音,有些难过,但并不想深究。


有人为她说话:


“是的只有你一个。”


“你们够了没有?这样很ky不觉得吗?”


“白嫖还嫌弃别人,真是笑死我了。”


那些声音回答:


“敢放出来就要听别人的意见,不然放出来干什么?”


“怎么了?只准称赞不准人提意见了?”


“原主都没发话,你们嚷嚷什么?”


……


两方很快撕做一团。


她听着那些声音,疲倦的合上眼。


她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没有更多的精力了。


她即将高考,与她一同生活的母亲离婚后被确诊得了胃癌,她还得照顾母亲。


她原以为这不过是场小闹剧,放着不管就好。却没想到自那日起,她的每篇作品下都不再平静。


她rps的作品下开始有人因她是cpf而开始撕她。


她AB向的同人cp作品下开始有人因为她不吃AC而开始撕她。


她因为实在压抑得不行偶尔轻描淡写提一提自己精神状态的随笔下开始有人撕她无病呻吟。


她因为画风与圈中某个太太的画风相似而被对方的粉丝一通狂撕。


……


她不得已关了评论,却还有人追到她的私信里来。


她看着那些或恶意或善意的留言,忽然就明白了。


其实这些她不明白缘由的恶意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只是缺少一个引爆它们的火星,而她也在极力回避而已。


现在恶意被引爆,她必须学会面对。


“既然他们以恶意对我。”她对自己说,“那我也不必客气。”


她开始回击那些恶意。


然而她得到的回应,超乎她的想象。


“哇,‘太太’欺负小透明了!”


“啧啧啧,不装你的温柔知心大姐姐了?露出真面目了?”


“一天到晚计较那么多不会累么,烦死了,取关不谢。”


“作品垃圾还不准人说了?真是大佬极了啊啧啧啧。”


“还不承认你抄袭了xx太太的画风?做人要点脸啊?”


“我以前诉苦你都会回复,现在名气大了,膨胀了,不在乎我们这些小粉丝了,所以不回了?没什么好说的,佩服佩服,取关再见。”


……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遭到曲解,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人指责不休,她的所有过往都被人扒出,她变得做什么都是错误的。


她的亲友和她的粉丝努力的为她解释,反倒被人骂得狗血淋头。


善意开始为恶意所覆盖。


与此同时,黑暗之外的世界里,她高考失利,母亲胃癌晚期,不堪痛苦,跳楼自杀。


她终于崩溃。


医生诊断,抑郁症中期。


要是在黑暗之中一直往前走,走上一千三百七十六步,就是看不见底的深渊。跳下去,就是永恒。


这一千三百七十六步她无数次的或是被那些声音推搡着走过,或是自己主动走过。她一次又一次的来到深渊边缘,凝视黑暗。


她的亲友和粉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在混乱里让她听见,拼尽一切的想要给她力量,让她离开那深渊边缘:


“我,太太铁粉。所有撕她的人请现在,立刻,马上来找我聊人生。敢动我放在心尖尖上的太太,看我不让你后悔来这世界!”


“太太你很棒!不要听他们瞎逼逼!他们是嫉妒你!”


“活下来好吗?活着与我见面,我带你去看我家乡的美景,吃我家乡的美食。所以你可以活下来吗?”


“我们约定了共同的愿望的,你难道不想亲眼看见你的愿望成真吗?”


……


他们的声音给了她力量,她拼命压抑着内心想要得到解放的疲惫感,吃力的顶着那些语言往后退,离开那个深渊的边缘。


我不能死,我还不能死。


她对自己说。


为了我爱的一切,为了爱我的人,我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就这样死去我会不甘心……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她开始积极治病,按时吃药。


因为病情,她分不出更多的精力去反击那些声音。


于是她的沉默被人当作了懦弱和纵容,那些声音变得越发肆无忌惮。


她的亲友忍无可忍的大喊:“她到底哪里做错了?她的作品就真的这么不好么?拜托撕人说清楚缘由好吗?”


那些声音沉默了一瞬,然后再度响起:


“她的字确实很好看。”


“她画的画确实很好看。”


“她写的文确实很好看”


“她这个人确实很好。”


“但是……”


“但是。”


“但是我讨厌她。”


他说。


她说。


他们说。


“因为我讨厌她的文风,所以我讨厌她。”


“因为我讨厌她的画风,所以我讨厌她。”


“因为我不觉得她值那么多粉,她肯定是买粉的,她不肯承认,所以我讨厌她。”


“因为她吃我对家cp,所以我讨厌她。”


“因为她讨厌我本命,尽管我知道我本命是个人渣,但我还是讨厌她。”


“因为她拒绝了我的建议,尽管我知道我的建议很ky,但我还是讨厌她。”


“因为她的画风和我最喜欢的太太相似,尽管我知道这不算抄袭,也没有实锤,但我认为她抄袭,她就抄袭了。她不肯承认自己抄袭,所以我讨厌她。”


“因为我觉得她的粉丝很脑残,尽管我知道原主根本没有义务为自己粉丝的行为买单,但我还是讨厌她。”


“因为她是cpf,尽管她为我爱豆应援做了很多,但我还是讨厌她。”


“因为在我看来她不过是和我相仿的水平,我甚至产粮产得比她还用心,凭什么她就能有这样高的人气?我妒忌她,所以我讨厌她。”


“因为……”


……


吵杂之后,那些声音忽然变得整齐。


他们异口同声道:


“什么原因都好,总之我们讨厌她。”


“因为我们讨厌她,所以她没有一处是好的。即便她有好的地方,我们也要当做不好。”


“因为我们讨厌她,所以我们要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她,针对她,伤害她。”


“即使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但因为我们讨厌她,所以她做错了一切。”


那些无形的字眼化作了实质的剑,穿透她的心脏。她攥紧心口处的衣服,跪坐在地。大滴大滴的泪水涌出眼眶,与她因强忍疼痛而冒出的汗水混杂在一起,顺着她的下巴滴落。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她痛苦的嘶喊着,嘴唇开合,却吐露不出一个音节。


放过我吧,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那些声音全然不知她的痛苦,继续以高亢的声音七嘴八舌的对着她喊叫:


“就我一个觉得她这字丑爆了么?”


“抱住楼上!不止你一个!也不知道那些夸好看的人是不是眼瞎!”


“楼上上说出了我的心声!这么丑的字到底是谁给你勇气放出来丢人现眼的?梁静茹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说得好!”


“真想不明白抄袭了别人的画风,你怎么还有脸继续待在这个圈,别脏了我爱的cp好吗?求你了?”


“你根本不配喜欢他们!快滚吧!”


“恕我直言,cpf都是神经病。恶心死了。”


“哎呦喂,我发现了什么?带领自己的粉丝怼一个小透明?现在某些‘太太’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小脑残粉就了不起了,佩服佩服。”


“呕!垃圾!路转黑!”


……


她只觉得心口处传来的剧痛越来越严重,痛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她痛苦的哭喊着:“放过我吧……”


那些声音滞了一滞,又嚷开了,声音大得将那些善意的话语尽数盖过:


“谁针对你了?少在那里自作多情无病呻吟好么?”


“就这点心理承受能力还敢出来混?前辈我告诉你,你这样还是趁早回去找妈妈吧!”


“玻璃心,矫情鬼,路转黑不谢。”


“哎呀,‘太太’你之前不是还气势很足的吗?现在怎么就哭了?装可怜很好玩吗?”


……


有看不见的东西压在她背上,越来越重,越来越重,她连直起身都做不到。


装有抗抑郁的药的药瓶自她手中滚远,她拼命的伸手去够,却做不到。


她发觉那些语言拥有的力量越发的强大,一边压着她,一边把她向前推去。


前方是她看不见的深渊。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她惊恐的往后,试图顶住后面推来的压力,想要离那个深渊远一些。


我还要为我所爱的一切努力,我还没有和我的朋友们见面,我的愿望还没有实现……


我还想活下去……


不要推我下去,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不要,不要……


身后推搡她的力量是如此强大,那些善意的话语和她的挣扎没能带来丝毫改变。


“你们别太过分!”


她听见她亲友愤怒的大喊。


“她有抑郁症,不能受刺激的!适可而止吧!”


那些声音毫不示弱的回答:


“抑郁症怎么了?有抑郁症了不起啊!之前怼人时怎么不见说有抑郁症?”


“一天到晚无病呻吟矫情卖弄,怕是得了戏精症而不是抑郁症。”


“哇强行抑郁症,现在这年头不得抑郁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太太了吗?”


“你去自杀啊,都说抑郁症患者会自杀,你自杀了我就相信你得了抑郁症。”


“怕不是戏精表演。”


“请开始你的表演。你演得好了说不定我还会意思意思同情你一下。”


……


双腿垂在边缘,脚底下是一片空荡的黑暗。


她发了狠的抓着边缘,指甲深深抠入其中,拼命抵抗着身后的推力。


指甲抠断了,眼泪流干了,心疼到麻木了。


不要。


她无声喃喃。


求求你们了。


背后纷杂的声音里,一个声音因着众多赞同声逐渐变得清晰而响亮。


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响彻整片黑暗——


“你这样矫情得叫人供不起还得了所谓‘抑郁症’的‘太太’,怎么还不去死呢?”


“你怎么还不去死呢?”


身后的巨大的力量猛地一推,她再也抵挡不住,就此坠落深渊。


黑暗里传来一声悠远的闷响,所有声音像是被这声闷响摁下了暂停键,这片黑暗一瞬间变得安静。


死寂之中,过了很久很久,她亲友的声音响起:“如你们所愿,满意了吧?”


那些声音瞬间炸开:


“谁知道她真的会自杀!”


“谁知道她真的有抑郁症,她之前那些行为让别人无法相信她,现在反倒来怪不相信的人?”


“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不好怪我咯?”


“谁知道她的自杀到底是真是假,别是为了换马甲演的戏吧。”


“楼上你真相了。”


“噫,心态这么脆弱,怕是就算我们什么都不说,她恐怕也迟早要自杀的吧。”


“明明生活得这么好还这么抑郁消沉,是她自己的问题,不能怪别人。”


“不能理解自杀的人。这也太脆弱了一点吧。”


“都不想想要是自己死了自己的父母会怎么样,就这么任性的放弃生命,真是自私到极点了。”


“都是小粉丝惯的。就这么点大破事这么玻璃心。”


……













这片黑暗是永远安静不了的。




























                             -结-

发表于2017-11-18. 转载于 不成. 190热度. 
  1. 迷花不事君不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声色
  2. ·不成 转载了此文字
    她曾经活过,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她“活着”,他们说“死掉吧”她不见了,她们说“心狠毒辣的废物” 有人把...
  3. 易漫_霍莉的红圈安卓⭕不成 转载了此文字
    没错……谁知道我们又曾经做出过什么事将人推下深渊呢?我是混蛋。我只希望我一个人在深渊下就好,你们不要...
  4. 荣泽不成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我不会变成把人退下深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