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用一个浪漫的说法吧,文字指引我们的灵魂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缇可同人】替换世界中心

 

 

晚自习时分,讲台后韩冷坐镇,台下学生埋头苦学,只听得见纸笔摩擦的沙沙声。

头顶白炽灯一闪。

细微的电流声炸裂耳侧,克洛斯指尖一顿,不动声色扫向四周,学生们面孔隐没在小山般的资料后并无异样,唯有韩冷若有所觉,投来询问的眼神。

两人对视片刻,克洛斯默然起身,从后门悄声而出。

 

 

 

四楼走廊。

两侧教室为了月考早早腾空,唯有昏暗月光透窗打在地上,割裂出几块明暗空间。楼梯旁少女狩衣加身,方圆半米纸片纷飞,流光中一双紫瞳冷意迸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气流急速旋转如螺旋带刃,直往走廊另一端而去,所过之处无不划出道道利痕,那端金发女人抬手招出火光,红唇轻启:“小丫头,越级挑战可是不行的。”

说话间风声一停,仿佛撞上了无形之墙,沉寂片刻忽又倒转而回,瓷砖墙粉夹杂其间,火光亦随之而来。

少女手结大金刚轮印,喝道:“勾陈听令!”

灼目金光如箭四射,阵法流转,金红异兽乍现咆哮不止,四爪如燃神火,端的是威风凛凛。

少女拍拍异兽脖子,扬声道:“本小姐早就是B级资历了,看我们谁吃得掉谁!”

Alice微微皱眉:“水琉璃不是我送走的,你找错人了。”

年轻的阴阳师只是冷笑,玉手一扬,四周签了“安倍晴梦”之名的纸片散而又结,色转冰凉,生生凝成一把长剑。

“Alice老前辈————”夜铃歌(安倍晴梦)咬重了“老”字,满意的看见女人的脸色难看起来,“你也是在部里混了那么多年的老人了,《守则》第二十二条还记得吗?”

“不禁私下争斗,胜者袭败者诸物。”Alice脱口而出,面色越发冷淡,“你倒是胆子大了,不怕被芊芊儿知道?”

“少拿她压我!”夜铃歌秀目圆睁,长剑飞出同时勾陈窜出,“小琉璃就是你们联手害的!臭不要脸的老女人!”

女性生平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说老,玛丽苏更甚,只见Alice恨恨咬牙,一跺脚抽出火灵魔杖,刹那间以走廊为界限飞沙走石风来火起,巨兽咆哮着拍打地面,花岗岩地板寸寸碎裂,整栋教学楼开始轻微晃动。

两股力量即将相接————

夜铃歌眸光一凝,身子侧歪翩然倒地,喷出口血,气若游丝喊到:“鹏鹏哥哥~”

Alice脸色骤变。

重重符咒飞出,少年褐发白衫,一手拎着书包,一手食中二指并拢捏住张紫符,拇指无名指小指曲向掌心,隐隐电光浮动。

“离她远点。”他冷静道。

女人一窒,神色数转,最终怒道:“符海鹏!月考想不及格吗!”

“我对我的成绩很有信心,倒是老师你,如果韩老师知道你私下体罚学生,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Alice沉下脸,握紧魔杖,却在下一秒改变了主意。

“哟,这不是克洛斯同学吗?你怎么来了?”

转角处少年金发下一双碧绿眼瞳冷凝如结冰湖面,他双手扣住灵枪扳机,平静道:“来看看谁在学校闹事。”

“这个嘛......”Alice侧身闪开,符海鹏掐的诀还没来得及松开就这么暴露在克洛斯眼前。

一时沉寂,克洛斯目光从地上柔弱的少女转到符海鹏身上,恍惚半秒,突然抬起枪口:“不解释一下吗,鹏鹏?”

符海鹏冷笑:“死心吧,铃歌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但你让她受伤了!”克洛斯厉声道,“你说过会保护她!”

“那是我的事!”

夜铃歌抹了把血,对着Alice扬了扬下巴,眼角眉梢都是得意,Alice简直越看她越不顺眼,传音道:“随随便便就用魅惑!不怕‘那位’找过来吗!到时候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眼见着两个男生要互相伤害了,夜铃歌才慢悠悠的抓着符海鹏书包带子站起来:“克克,鹏鹏,你们不要为我吵架......”说着挤出两滴眼泪,“Alice老师只是不小心,对吧?”

对你个【哔————】!!!

明明是臭丫头先找事,现在却变成自己的不是了!Alice恨恨想到,要不是技能点大多在战斗上哪至于收拾不了一个刚升B级的小鬼!眼下也没什么压制的法子,也罢,就随她嚣张几天,最好惊动那位.......思及此,红唇微抿,纤长手指撩起缕发丝顺到耳后:“不错,这只是个误会,三位同学还是快回去上课吧。”

看着Alice渐渐走远,克洛斯才像惊醒一样说到:“上午数学考试,你们怎么没去?”

符海鹏表情一顿。

 

 

 

等走廊人都走完归于平静,右侧窗户忽然一开,手机屏幕的光芒中黑发少年深深叹了口气:“拍糊了........”

真可惜,还想看看克洛斯和鹏鹏清醒之后看到这些录像的脸.....

鹦鹉状的特派员吐槽:“谁叫你笑得手机都拿不稳!”

“真的很好笑啊,‘铃歌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噗!鹏鹏你也有今天!克洛斯也是!‘但你让她受伤了’哈哈哈哈哈哈!”

鹦鹉看着满地打滚的实习生翻了个白眼:“你有想过你差点和他们一样吗?”

“..........谢谢提醒。”

 

 

 

发表于2017-10-27.1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