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月贵abo

多私设,略黑。



传说中的道门兵人有多强?

王权富贵作为一把兵器出生,拿上另一把兵器王权剑,倘若无视一切出鞘,怕是天底下能打成平的都没几位,东方月初算一个,但白月初不算。

故而一炷香后白月初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单膝跪地抹去脸上的血,手里暗暗捏了张金符,警惕的看着十几步远的王权。

那躯壳还是王少爷的躯壳,灵魂却是也不是,摘了眼镜的双眼虚无空茫,几分透明的剑身遥遥抬起,指向白月初眉心。

仿佛对着的不是表弟转世,而是什么必须除掉的妖怪。

白月初一窒,隐隐猜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置信,沉声道:“......你到底是王富贵,还是王权富贵?”

道袍白发的少年神色冷淡:“有何区别?”

他思考了刹那,歪头道:“一气道盟要什么,就是什么。”

有什么困扰许久的东西在白月初心里死命挠着:“你什么意思?!道盟做了什么?!”

不知该叫王权还是王富贵的那人平静道:“五百年前,东方月初与王权富贵相继身死,东方入轮回,数世皆为涂山寻到。而同样转世续缘的王权从未出现。”

“因为道门兵人从生至死都是兵器。”

他提着剑走近,面色不变,仿佛说的不是什么惊世秘密:“道盟地底大阵五百年里关的什么,你猜一猜。”

 

 

 

 

白月初一直在逃。

逃续缘,逃欠债,逃监视,甚至带着小蠢货一起逃婚礼。

转世续缘就像一个怪物的影子,死死追在身后,每个人都在逼他,等着他变成东方月初,娶了涂山红红,仿佛这样就能天下和平,皆大欢喜。

除了王富贵。

王少爷也是个被相思树绑定的苦逼命,对这玩意的反应和白月初一样,只是他纨绔大少的身份摆在那儿,随随便便就能吼着什么妖怪恋人本少爷看见就杀,白月初只能叼着糖躲在大象滑梯下找兼职消息,T恤上四个大字,正面脱贫,反面致富。

多年前王府的夜里,小小的白月初缩在被窝里数钢镚儿,一堆“零食钱”,一堆“存款”,一堆“养老钱”,想着白天王少爷的刁难,又想了想后来赔给自己的五彩糖,纠结来纠结去,还是分出一堆,名为“给姓王的小混蛋买生日礼物”。

第二天白裘恩上门,笑嘻嘻把钢镚揣了一口袋带走。

小白月初嚎啕大哭,死命扒着老爹大腿扯都扯不下来,最后惊得王家家主出来打圆场,白裘恩和王家家主打了个哈哈,低头看着自家儿子,那眼神很古怪,看得小白月初收了声,只还是不肯放手。

最后白裘恩把那袋钢镚儿还给他,说了句什么,小孩听过就忘,高高兴兴的去街角小店买了个小蛋糕。

当然,等王少爷从豪华酒店的生日宴会回来,睡觉前从枕头底下摸到一手黏糊糊奶油什么心情,可想而知。

 

 

现在他也只有逃。

背后是王权剑意翁鸣,身侧是涂山苏苏一声声慌张的“道士哥哥”,掠过满地黑狐尸体,白月初咬着牙想起白裘恩那时的话来。

 

 

“现在不习惯,以后你会更难过。”

 

很多东西都是白月初得不到的,比如辛苦打工挣来的钱,自由恋爱的权利,不被前世笼罩的身份。

比如.......王富贵。

 

 

 


发表于2017-10-07.3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