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春近(中)




Abo,乾元坤泽设定

晓宋,生子

标题取自《闲云志》歌词“姑苏暖云梦春近”

好像上中下写不完………



彼年惊蛰白雪观遭戮,宋岚重伤,生死线上苦苦挣扎数日,上山时已是弥留之际。
山上风雪仍在,刺骨寒风扎得眼中生疼,宋岚清醒了些,黑暗中晓星尘气息贴得极近,起伏的脊背硌得他胸口发闷。
何必呢。
他想,何必呢。
晓星尘竟真的带他回师门了。
几日来宋岚高烧不退,创口剧痛不说,腹中也时常绞痛,似有什么脏器要脱离而去,想是薛洋那一剑伤到了里头。他早已心存死志,一口气全凭晓星尘灵力吊着,终究到了极限。
冰天雪地里晓星尘将他从背上放下,抱在怀中,跪倒。
他的声音带了哽咽,水珠滴落到宋岚面上,又被轻轻拭去。
“不肖弟子晓星尘,求师尊施救。”



抱山散人没有回答。
晓星尘只是跪着。
山巅狂风呼啸,雪落下的声音越来越乱,宋岚冥冥中仿佛脱离了一瞬,已渺了目却有画面映入脑海。
夜猎林间一抹剑光。
御剑随风共赏山川。
月下把酒立志开宗立派。
情之所至互换信物结为道侣。
还有……雨中血光,阴火四起,强压了锥心之痛说出的:“……从此不必再见。”
“师尊!”
昏昏沉沉间,搂着他的臂弯猛然收紧了,上方传来的声音惊惶而破碎。
“求你!”
相识数年,还从没听过这人慌成这样。宋岚恍惚想着,最后一丝意识渐渐消散。
抱山叹了口气。
很轻很轻的,又承载了很多复杂的叹息。



在伤痛和心病中缠绵病榻整整一月,再醒来时晓星尘已下了山,仿佛那一月里陪在宋岚身边的只是个幻影。
抱山散人时常来看他,多数是默默的,宋岚看不见,但能听到衣物摩擦的细碎声音,每当他病痛难挨无法入睡,这声音总在窗下响起。
入夏后宋岚常坐听风中松涛,某一日抱山散人坐到他身侧,拉过他按在小腹的手。
“想好名字了吗。”
她问。
宋岚白绫覆盖下未愈合的双眼沁出血来。
他想说这孩子来得不巧,母体受创极易落胎,父亲不在身边没有安抚,甚至受过降灾一剑可能先天残疾。
但最后宋岚只是说:“小小。”
小小,晓晓。
抱山散人慢慢搂住疲惫的坤泽,想让彷徨的灵魂有所依靠。但她身上没有一点气味,空茫茫。
留不住的。
留不住。



抱山门下,不入红尘。
入得红尘,不可回首。



夜里小小醒来。
“爹爹?”她茫然做声,只觉至亲身躯抖如风中枯叶,她虽混沌却非百事不知,小手轻轻环抱上黑衣道人的脖颈。
缝隙里一线月光照在她肩上,深红胎记狰狞。


发表于2017-09-10.7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