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永离

永远爬墙中,大概是壁虎精

© 刹那永离

Powered by LOFTER

春近(上)



Abo,乾元坤泽设定


晓宋,生子


标题取自《闲云志》歌词“姑苏暖云梦春近”


冬日渐长,乡间牛车碾过枯草,薄雪下一点黄绿连向天边。

路旁茶棚里围坐着些闲汉,中间一人手拿醒木拍下:“却说那义城地处蜀东,穷山恶水常年大雾,居民以丧葬为业,大多短寿,但多年也无甚大事。直到这一年,来了个白衣道人……”

角落里黑衣男子听了会儿,茶碗一放转向同伴:“蓝湛,你说这些人怎么讲得和亲见似的,我都要怀疑我当年去了个假的义城。”

蓝衣男子淡然道:“想当然罢了。”

义城一事,最清楚的只有与阿菁共情的夷陵老祖,流传出去的版本多来自随行小辈,大致走向无误,细节却不甚清楚,更兼世人喜好八卦什么爱恨情仇都能扯出来当谈资,传来传去从头至尾补充齐全,取名《义城》,和《夷陵旧事》《观音庙》一般成了评书。

讲到“薛洋借刀杀村民,乌云遮月浊清风”这一回,茶博士听得入了神,连新进来个小姑娘递钱给他都不知,呆了会儿才过来招呼。

那姑娘顶多十岁,生得白净,头发未梳,着月白小袄,眉眼未开却已是个美人胚子。魏无羡有心打趣两声,目光向下看到小姑娘手里的长绳。

那端牵着条怪模怪样的大狗。

…………

魏无羡窜到蓝忘机身上。

小姑娘略略迷惑,不怎么想理这人,牵着狗走开些。

待她走远,魏无羡哆嗦着下来,细细想了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奇怪,怎么有点眼熟……”

蓝忘机微微一叹:“嘲风。”

“嗯?”

“那不是狗,是嘲风。”

魏无羡心道,我说的眼熟,却不是那只兽啊。


小姑娘喝了茶,揣着包花生又上了路。她年纪虽小,神色却从容,牵着嘲风慢吞吞的走,到路口便停下,自嘲风背上取下包裹,抽出把短剑,削下一段头发,又取黄符一并燃了,再循着灰烟飘散方向去。

如是再三,反复数日。

若是魏无羡在这里,也许会忆起他很小的时候藏色散人用过这个法子,烧寻人咒符,辅以引子,可指方位。

小姑娘用的是自己的头发, 寻的自然是亲人,不肯梳发也是便于割断。

这般过了大概半月,小姑娘顶着头乱发撞到黑衣的道长身上。

“爹爹!”

她喊,不顾嘲风凄厉的吼叫,硬生生拖了过来。

道长正听山民说话,突然来这么一下身形一晃,愕然看向她。

小姑娘委屈的抬起头。

于是山民看着道长面上浮现细微喜色,又渐渐转为阴沉的惊怒,一甩拂尘,抱着小姑娘径自离去。


客栈二楼,天字号房。

宋岚将两把长剑放到桌上,小姑娘换了身衣裳正啃烧饼,见着剑想也不想伸手去摸,被自家爹爹拂尘按下,默默收回。

宋岚看了她一会儿,目光复杂,提笔写道:[为何下山?可告知师祖?]

小姑娘答:“爹爹两年没上山给小小过生辰了,小小想爹爹。师祖知道,让狗狗陪我来。”而后迷惑道,“爹爹为什么不说话?”

宋岚避而不答,思量片刻取出两个锁灵囊,放到小小面前。

小小歪头看他。

宋岚指了指一个锁灵囊,写道:[你父亲。]

小小显然不能理解爹爹找了多年的人怎么会在一个香囊里,甚至想去解绳结看能不能放出个活人,好在宋岚知道这孩子想起一出是一出,急忙按住。

[不可妄动。这是你父亲的魂魄,需要休养。]

“哦......”小小茫茫然收回手,“那这个呢?”

[阿菁,一个女孩。]

小小墨黑色双瞳亮起来:“妹妹?”

宋岚无奈写道:[是姐姐。]又写,[非亲,胜亲。]

小小眼底兴奋褪去,缩进宋岚怀抱,怏怏道:“爹爹答应找到父亲就给我生个妹妹的。”

宋岚苦笑,不知该怎么告诉她,她再也不会有妹妹了。

发表于2017-09-05.79热度.